推荐一部电影(转)(转载)

迈克剧情网 41 0

最近看的电影(碟片也算)中,最受触动的,是匈牙利导演Istvan Szabo的新作Taking Sides,比起视觉冲击更强烈的Pianist和Seabiscuit来,Taking Sides似乎提示了更多的人生和历史难题。电影讲述的是二战结束不久,盟军调查富特文格勒(Wilhelm Furtwangler)与纳粹关系的故事。

  美军少校Steve Arnold接受调查任务之前,从没有听说过这位当时最伟大的音乐家。在调查过程中,他发现所有的人,包括柏林爱乐乐团的成员、他自己的德国女秘书、有德国背景而协助调查的美军中尉,甚至作为盟友的苏俄军官,都袒护富特文格勒,使这项调查毫无进展。

  是的,富特文格勒并没有加入纳粹党(要知道年轻的卡拉扬是纳粹党员),他拒绝向希特勒行纳粹礼,而且,当演出结束希特勒跟他握手致敬之后,他要用手绢揩拭那只被握过的手。这些,我们今天常常当作英雄举动,而加倍地敬佩他。可是当时,当美国人下决心要完成他们的清除纳粹运动(De-Nazification Programme)时,富特文格勒作为纳粹德国文化艺术的象征性人物,被列入必须审判的名单。

  调查是如此艰难,调查人员使用的方法,问话的方式,使人常常想到罪恶的盖世太保。事实上女秘书就终于忍不住哭着对少校说:“您对他的审问让我回想起集中营里的盖世太保,这些我也经历过!”

  最终找不到任何足以审判富特文格勒的证据。然而,负责调查的少校并不感到抱歉。他逼问富特文格勒,在那么多人被无辜杀害,那么严重的罪恶无限累积的时刻,他富特文格勒凭什么在德国享有着那么高的敬重,得到那么好的照顾?当他手下的音乐家被随意杀害的时候,当柏林爱乐的音乐家们缺衣少食的时候,他如何能够对自己的高高在上心安理得?富特文格勒辩解说,他把艺术和政治分开来了,他只关心艺术。别人辩解说,富特文格勒这么伟大的艺术家,在任何时代,在任何国度,都会享有极高的地位,受到国家上下的敬重。

  可是,Arnold少校反驳,这不是任何时代和任何国度,这是罪恶的德国!这是上百万生命被毁灭,而别的国民对此不闻不问、甚至参与犯罪的德国!在这样的德国,生活在上层社会本身,就是罪恶。在电影里,富特文格勒在这样的逼问下,越来越放弃他的骄傲,越来越沉浸于痛苦。

  少校逼问富特文格勒,你说你反对纳粹党的文化政策,可是你为什么不在纳粹上台以后离开德国?富特文格勒说,我为什么要离开自己的国家?

  这是令人沉痛的问题。富特文格勒也许有机会离开德国,可是大多数德国人没有这样的机会。不能离开,就意味着没有选择,毁灭不能算是选择。可是美国少校仍然充满道德信心地责备富特文格勒,因为高高在上的人理应承受更多的责任。从这个意义上说,清算具有象征性,正义也被迫形式化。

  我不认为美国人对待富特文格勒的态度是合适的。但是历史之河就是从这样的闸口流出来的。电影始终伴随富特文格勒自己指挥的贝多芬第五交响乐。在种种不合适、在种种沉痛之中,命运的意义呈现出来了。生命通过失败塑造着尊严。

  电影的最后,使用了纪录片,并特别放大了富特文格勒用手绢揩拭被希特勒握过的右手的局部镜头。谁都知道,时间是无法用手绢擦掉的。

  中秋那天,在家庭聚会中与父亲和叔父闲谈,提到文革中他们的经历。他们愤恨地责骂那些整过他们的人。我说:“你们不仅被整过,事实上,你们也整过人,无论是不是被动。”他们看我很久,说,你知道什么呢?你知道生存的机会有时候是很小很小的吗?我忽然为自己那轻率的鹦鹉学舌感到羞愧。是的,我已经从自己的人生中体会到,生命有时候完全丧失了意义。

  可是,问题在于,我们想要的生命形态,是不是应当用激烈的方式去争取?

标签: 匈牙利电影推荐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