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电影《双子杀手》中,李安想要对克隆概念表达什么观点?

迈克剧情网 16 0

"Gemini Man",中文名"双子杀手"的这部电影,确实从一开始让人在看到这个片名的时候就会得到一些最主要的信息:剧中主要人物有着"杀手"这一非同寻常的职业,并且还有着"双子"的某种特殊人物关系。

前者几乎暗示了这部电影里会有一些刺激的动作、画面、氛围,后者却相对不容易解读,即便是看完前半部分也未必能猜出"双子"究竟指的是什么。

电影故事的展开基本是以主角亨利的视角进行的。从他自己的视角里,我们知道他是个准备退休的国情局特工,有着一流的狙击素质和严格的自我要求,是堪称翘楚的战士,却莫名其妙地遭到了追杀。从美国到哥伦比亚,再到匈牙利,他的逃亡中有伙伴也有对手,这个逃亡过程本身是电影的一大亮点,后文再提;而这个与他匹敌,由此上演了一场狂热刺激的对抗的年轻对手,竟然和亨利本人长得一模一样。

我与我,电影《双子杀手》中,李安想要对克隆概念表达什么观点?  第1张

在亨利的视角里,伙伴追问他那个年轻人是否是他的儿子?这本来也正是观众所好奇的,但得出的一致结果是并非如此。直到所有人发现发现年轻人与亨利有着相同的基因——这种用来证明每个人是独一无二的现代科学证据恰好证明了一种最神奇也是最诡异的情况。

什么情况?是克隆。这个答案也和之前的伏笔镜头相呼应。但有必要一提的是,这个剧本最开始有这种想法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所以今天看起来不足为怪的设定当时应该是个足以令人惊艳的科幻创意。但即便如此,克隆在我们的思考里其实也并没有太深入,也不是个讨论太普遍的问题。

我与我,电影《双子杀手》中,李安想要对克隆概念表达什么观点?  第2张

电影之后的发展很顺利,亨利把真相告知了被制造的克隆小伙;年轻人决定不以克隆人、复制品的身份存在于世界,他在真相前虽然痛苦而挣扎,但最终面对了真相,所以最终和亨利达成一致,共同毁灭了克隆计划的实施者,从而结束了相关的克隆实验室、克隆基地之类的东西。

电影结束时十分圆满,"没有别的克隆人"、"小克(即这个年轻人)永远不会受到打扰",而主角帮小克拿到了新的身份材料与证明,他们与他们的伙伴一起在一个大学校园里见面闲聊,活下来的人都得到了自己所想要的,并将顺利继续人生。

我与我,电影《双子杀手》中,李安想要对克隆概念表达什么观点?  第3张

至于电影的其他情节大致也如此,没有在情感转折上大做文章,死去的人物由于主角的身份(军人)和戏份安排,即便是"悲痛"也是一个瞬间就能完成的足力度的动作就表达完成,所以大多评价对于这部电影的剧情都是"没太出彩,但不出错",表达上可评为没有败笔。而导演李安对于电影这方面的这一点大概也是十分明白的,所以他为电影选择的名字是"双子杀手"。

杀手。主角亨利是个杀手,在电影的最开始,就有他的一小段镜头和独立故事来引入这个人的背景:他谨慎、娴熟地在两公里以外狙击了高速行进的火车上的目标,精准到脖子,虽然他对没达到自己的要求感到懊恼。

这一段特写,就已经极度清晰地把亨利扣动扳机的指尖、脸上历经风霜下粗糙的毛孔,深邃的眼瞳几乎放到了人眼前,应该说这一段画面已经初步让观众感受到了这部电影的画面质感。

我与我,电影《双子杀手》中,李安想要对克隆概念表达什么观点?  第4张

而杀手之间的互动就堪称技术的新里程。

小克出场是在哥伦比亚,亨利独自前往光天化日之下引开危险的举动几乎是预备好了自己和观众共同的冒险。

灿烂的阳光,路上的水洼,随意搭建的彩色矮墙,哥伦比亚街景在平常人的视角下是如此随意,但在杀手们视角下像是另一个世界。水洼倒映出对手的痕迹,任何反光的东西都是参考,任何环境都要在第一时间确定一个掩体。

在每一秒都惊心动魄的刺激追逃时间里,镜头采用了枪战游戏中的第一视角,配合演员的身手、尘土飞扬的场景,当主演威尔·史密斯成功调动起每一丝肌肉进入一个极度敏捷、极度谨慎的状态时,清晰到毛孔的画面能够炸醒观众的每寸神经。

即便是我这样一个对动作片没有格外喜好的人,当哥伦比亚打斗情节里最后几乎是人与飞车共舞的对抗结束以后,也会觉得回味无穷。

同样的打斗还有在匈牙利亨利与小克再度开始对手戏的时候,比起上一段枪战与飞车追逃,这次则是以描绘拳脚相争,而且当中包含了更多情感成分。

小克露出面目与亨利相对峙的时候,两个完全一样却相差二十岁的"同一个人"站在一起,的确是让人想不到这是怎么做到的:找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演员?找了主角演员的儿子?我后来才知道是用特效做的数字真人,是特效团队一块块肌肉、一层层皮肤地狠抠出来的效果,这个地方也基本获得了"没有败笔"的评价,准确地说确实是太赞了。

我与我,电影《双子杀手》中,李安想要对克隆概念表达什么观点?  第5张

包括电影高潮时,亨利、亨利的第一个克隆人小克、亨利的第二个不知名字、没有痛觉,仅为展示克隆技术的可怕的克隆人——三个"同一个人"站在一块,也完全没有漏洞,直接代入剧情的真实和荒诞;在我知道这都是新技术的糅合与尝试以后,我觉得这确实应该是非常厉害的、很了不起的。

"双子"。电影里关于感性的刻画其实没有很重,而有关于感性体验和思考的内容基本都用"双子",也就是克隆技术串在了一起。首先关于克隆,剧中第一个提问就是:

"如果现在突然冒出一个五十岁的人告诉你,你是他的复制品,你会很淡定吗?"

提问的人是亨利,也就是"原本",而被问的人是他的伙伴,剧中重要的女性角色,他的临时搭档丹妮。

我与我,电影《双子杀手》中,李安想要对克隆概念表达什么观点?  第6张

有趣的是在这整部电影中,亨利不仅在这里提了这样一个问,还做了很多。比如在匈牙利把真相告诉小克时,克隆与被克隆的双子在搏斗,丹妮举着枪犹豫,而几乎处于劣势的亨利却一直大喊着"不要开枪",也就是不要杀小克;小克面对真相前来寻找他们以后,亨利和小克聊他,或者"他们"的父母,帮小克补全空白的人生;杀死始作俑者时,亨利却阻止小克亲手杀死这个实施计划的幕后黑手,因为他知道小克因为从小被这人养育,对其曾怀有父亲一样的感情。

"如果你杀了他,你自己的心将会有一块永远破碎,永远。"

亨利对于一个自己的克隆人,尊重并宽容、善良,把他们当做"人"来对待,这也是相对温和、人性化的态度;对比之下,制造克隆人的黑手不管对于小克,还是对于另一个连痛觉都没有的克隆人,都非常直白地持利用态度,他直言希望用克隆生物取代自然人上战场、战斗、死亡,这对于自然人很理想,但对于克隆人却是完全不当"人"看的做法。

这些描绘既是丰富人物本身,但背后也是在暗示这也大概是是未来看待克隆人的两大不同角度。

我与我,电影《双子杀手》中,李安想要对克隆概念表达什么观点?  第7张

但电影没有止步于对"克隆"这一个问题的提出。对于亨利而言,故事由此成为了一个人遇见了年轻的自己,而不是遇到了一个武器或是非人类的存在,由此出现的新意义是:由此展开的人生的交流。

故事中间,亨利告诉小克自己已经选择了一种军人的人生,而小克可以做出新的选择。

故事结尾,小克在思考自己的学习专业,并做出了和亨利的建议不一样的选择。跨越时间面对自己是仅出现在想象、回忆、载体上的情节,但电影里的克隆却使原本可能应该待在"平行宇宙"之类的情境下的人一起并肩同行,思考交流。

亨利表示面对年轻的自己希望能少走弯路,然而小克表示即使面对未来的自己,知道有弯路他恐怕也要做出自己去走的选择。

我与我,电影《双子杀手》中,李安想要对克隆概念表达什么观点?  第8张

他们俩的谈话当然止于最终的玩笑,并没有一个答案。然而基本所有人年少时永远都无法预料,也不会相信自己在二十年三十年过去后就会成为另一个确切的、截然不同的样子;真正过去以后又会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曾像二十年前一样存在过。正如面目凹陷的老妇难以联想到年轻时艳丽漂亮如少女的模样,反之亦然,而这正是个典例。

年轻人喜好直观体验,长者深信间接经验。两者常常冲突,但其实也不是绝对对立。

包括在电影里,年轻的小克也听了亨利的建议,认真选择和尝试新人生;亨利也尊重小克的选择。亨利和小克的认识、理解,到最后成为朋友——可能这才是最重要的,不管这个决定是按哪种意见做,重要的是自己理解自己,同意自己,而不必割裂自己来求取某个绝对结论。

正如每个人回望时都不可避免有后悔的决定,或是走到头时才发现的直路与岔路,但如亨利也知道自己没有婚姻与家庭,也知道自己是最优秀的行业翘楚;我们选择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在于——这是个选择。

我与我,电影《双子杀手》中,李安想要对克隆概念表达什么观点?  第9张

一部原本大可以止步于动作、技术、画面的动作电影,包含的意义说到这里也止住了。电影不教导观众,只是用编排和画面表达自身的态度;导演把持着点到为止的原则,所以女搭档的戏份与感情安排、战友之间的互动,都在恰当的海或天空或夜晚的背景下让人觉得"差不多"就够了,没有黏腻感。

刺激之外的世界是赏心悦目的,故事之外的人生旅程尤待展望,在"我与我"的周旋以后,果然重要的是"宁做我"。

标签: 匈牙利电影解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