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牙利冷门电影 | 探讨灵魂伴侣的边界

迈克剧情网 16 0

​冷门

“Soulmate”

最近一两年来,总是不乏会听到这个词,翻译成中文就是——“灵魂伴侣”。

在写这篇文章时,我专门去网上搜索了这个词组的含义。

Soulmate一词,最早来源于希腊神话,在柏拉图的《会饮篇》中,阿伽松举行了一场别具一格的“会饮”,没有酒没有歌舞,而是选择用讨论问题作为今晚的消遣。

在会饮上,阿里斯托芬(古希腊著名喜剧作家)讲述了一个上古时代的神话故事:

在最早的世界上,每个人都是球形的样子,他们有两张脸,四只手,四只脚,两幅生殖器,是两个个体背靠背粘合在一起,他们是完整的,是一体的。

但是呢,宙斯和众神仙担心人类变的强大了,不再敬畏他们,于是,他们把球形的人们劈成了两半,所以,人们失去了自己的另一半,于是,他们来到这个世上有一个任务是,找到自己失去的另一半。

只有找到自己的另一半,自己与对方才是完整的一体。

以上,就是灵魂伴侣Soulmate在希腊神话的起源,而今天在这篇文章,将要推荐的这部电影,正是讨论了灵魂伴侣的问题。

作为灵魂伴侣,肉与灵的边界。

匈牙利冷门电影 | 探讨灵魂伴侣的边界  第1张

《肉与灵》

先说,这是一个极其平凡又极其特别,有点爱情好像又没点爱情的,故事。

故事发生的地点,不太浪漫,在一家屠宰场,我们的男主角和女主角在这个屠宰场,因工作而认识。

男人叫安德,是这家屠宰场的财务总监,长相平凡,生活琐碎,若说唯一和别人不太一样的是,他有一只胳膊残废了。

匈牙利冷门电影 | 探讨灵魂伴侣的边界  第2张

女人叫玛利亚,是这家屠宰场新来的质检员,性情孤僻,不爱讲话,任谁来亲近都会心生退意,她有一点人际交流障碍,也有一点强迫症。

匈牙利冷门电影 | 探讨灵魂伴侣的边界  第3张

玛利亚生的美丽,朴素的衣着下玲珑的身躯,姣好的面容上镶嵌了一双小鹿一样的眼睛,任何一见钟情,钟意的都是对方的面容与气质。

当安德看见独自站在阴影处小心翼翼躲避阳光的玛利亚时,他一下子记住了这张陌生的面孔。

但如果你了解“人际交流障碍”的含义,那你将明白,为什么玛利亚屡次拒绝安德的亲近。

匈牙利冷门电影 | 探讨灵魂伴侣的边界  第4张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玛利亚不需要大众定义上的亲密关系,但这毕竟是一个爱情故事。

让他们最终产生交集的是屠宰场发生了一件盗窃,有人偷了让牛羊发情的药物。

匈牙利冷门电影 | 探讨灵魂伴侣的边界  第5张

警方建议让心理医生介入,面对屠宰场每日的鲜血淋淋,也许会有人的心理逐渐扭曲。

心理医生问询了每一个人的情况,她除了分析出谁是最大的可疑对象外,她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有两个人说了相同的梦境。

匈牙利冷门电影 | 探讨灵魂伴侣的边界  第6张

这两个人就是安德和玛利亚,他们在做着同一个梦,白天两不相干,夜晚他们化身为两头相依为命的鹿,漫步在雪林中一起觅食,一起喝小溪水。

匈牙利冷门电影 | 探讨灵魂伴侣的边界  第7张

安德和玛利亚都互相怀疑对方,但却夜夜继续做着关于鹿的梦,直到一天清晨他们互相写下自己的梦互相交换时,他们终于确认了对方.

原来在真正见面前,他们就已经在梦中依偎了。

匈牙利冷门电影 | 探讨灵魂伴侣的边界  第8张

他们尝试在现实生活中约会,在一起吃饭,在一起睡觉,但发现彼此间有着深深的隔阂.

玛利亚不知道怎么和人亲近,安德以为玛利亚不喜欢自己,便消沉的远离了。

匈牙利冷门电影 | 探讨灵魂伴侣的边界  第9张

他们还在梦里继续依偎,玛利亚决心改变自己。

她去咨询心理医生,她去公园里观察那些恋爱的人,她买了毛绒玩具去学会拥抱,她去音像店听了N首歌只为找到最像恋爱的歌,她自己做了很多事。

匈牙利冷门电影 | 探讨灵魂伴侣的边界  第10张

当她终于做好了准备,去和安德表白时,早已心灰意冷的安德却以为玛利亚在玩弄他拒绝了她。

玛利亚回到家中,给自己放了洗澡水,放了那首恋爱的音乐,割开了手臂的血管,准备死去,却在这时她接到了安德的电话。

匈牙利冷门电影 | 探讨灵魂伴侣的边界  第11张

她们如愿以偿睡到了一张床,亲吻着对方,一起吃着早饭,但当安德问起玛利亚昨夜的梦时,他们俩发现,

关于鹿的梦,消失了。

—— 故事结束 ——

《灵与肉》这部电影获得了当年第67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影片,也入围了当年奥斯卡的最佳外语片。

其实,如果你翻看豆瓣上关于这部电影的评分话,你会发现它并不高,只有7.5分,甚至还有人想不通为什么它会得奖。

任何关于艺术的感受,其实都是非常私人的,在这方面并不能立下一个统一的标准。

以我个人之愚见,这部电影它的更胜一筹,就在于相比较电影想给你讲一个故事,它更像是希望能和屏幕这边的我能有一个关于爱情的讨论。

这部电影里的爱情,和别的爱情不同在于,他们灵魂上的相交,早于肉体的相交,他们心灵是契合的,可物质的肉体却需要重新靠近对方。

在平常的爱情中,肉体的亲密是彼此真正深入了解对方的开始,在电影中,却是他们心灵的止步(梦境的消失)。

当我们看到安德和玛利亚终于能正常的说笑吃早餐时,却发现梦境的消失,一下子这种“圆满感”消失了。仿佛,安德和玛利亚又要走上了一段艰难的征程。

如果说神话里的故事是真的话,所谓“合二为一”的完整确实应该是我们的真身,

但不断在“肉体与灵魂”中摇摆分离,是我们背负的诅咒。

匈牙利冷门电影 | 探讨灵魂伴侣的边界  第12张

标签: 匈牙利电影推荐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