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众论]上海伦巴观后

迈克剧情网 15 0

<老上海电影人的故事,阿川, 婉玉为主角,画面的感觉不错,故事叙述的挺隽永的,前任丈夫、现任丈夫、戏中伴侣角色的交代挺有特点的,比较混乱的拍摄场面,袁泉关于乱世佳人的费·雯丽有关窗帘做裙子参加舞会的一场模仿戏、夏雨关于店老板我发财,在家体味的演绎,演员有入戏的感觉.

  袁泉一开始的小心翼翼,低眉说话,以及后来的稍抬头,眼睛的探求的目光,表示了剧情的一点点推入。最后的,阿川(夏雨)斥责出卖的同事的那场戏有点过了,像独白像控告,不过,又不像,很像对现在电影界的质询,什么导演为剧本累的眼睛不好之类,电影真的可以让很多电影人不得不舍弃了很多的东西,我想到了张艺谋在一次专访中的自己父亲病重不能陪护的深深遗憾

  片中的袁泉的旗袍有三十年代的风韵,大多数不错,只是有两套,一套的一个肩膀的有褶皱,还有一套黑底的带几个圈圈印花的某些剪裁不是很合体,显得不太好,想装着个枕头,或许受《花样年华》的影响太大缘故

  片头很熟悉,不过随着剧情的深入,还沉浸在戏中,真的很用心的在看这部电影,有关婉玉对于前任丈夫的描述、阿川的前妻的几个小段的交代、有悬念、有转承、有无奈、有无语的泪水,挺感人.

  上海伦巴,当伦巴舞曲重新响起来的时候,又是一个时空的转变,剧中的人物又有了新的选择!

  最后的一场戏,有点多余了,背景的桥,挺古典挺现代,有些像cctv6中介绍有关桥的电影的一些情节,最后剧中袁泉、夏雨最后的镜头,两个人身上的光线的效果出现了一个心形,挺值的玩味的,我想到了喜之郎的水晶之恋的那个广告片。

  剧中的袁泉,少了琥珀的清凉怜人,有了一丝哀怨独立踌躇;夏雨的片子看的真的不多,《阳光灿烂的日子》是第一次看超过10元的电影,记忆挺深的,那时候看不明白,只是记得画外音说:什么质量不好,什么被扎了洞,妈妈不小心生下了我”,一直没有机会再看看,今年春节,看了一个图书大全,什么王朔的《动物凶猛》,好像有点与阳光灿烂的日子有关,于是看了,感觉与电影不太一样这个片子的夏雨,表演精湛,尺寸的把握到位,特别是那场在叫婉玉开门的那场戏,我当时就笑了,现在与黑白片的转换,像极了张曼玉所表演的《阮玲玉》的黑白的感觉一些30年代的老音乐,很熟悉,很想象这个电影,我很喜欢的,调子的感觉不错,电影的内容也让人明白:啥叫痴迷!就是电影的字幕打的不好,一些上海话让人不太明白,没有交代,也让我这个非上海人理解起来非常的困难.

  比我看到哪个啥电影的一群牛奔跑的姿态让我魂飞魄散,那个情颠大圣,前半场让我笑个不停,下半场我睡着了,惹的朋友嘲笑自己多天

  花絮:跟朋友到影院,因为迟到10分钟,本来电影是4:30开演的电影,我们4:40才到,于是我们苦口婆心的说服售票的进入第5放映厅,进去才看到100多人的小厅,我们成了包场的嘉宾,4:50电影开演,5:10又进来两位男女,坐在我们的前面,只是没有看到他们的头,不知道他们怎么在座位上看的,突然,手机突然响起来,一老友骚扰,无奈,震动,本人上来很注意,会议讲座电影的时候,首先关掉手机,可能太兴奋了,不小心包场,忘记了。

  电影,还未开始放映的时候,最近看到徐静蕾的blog较多,感觉是有关电影的很多,对于放映设备很感兴趣,于是从几个孔偷偷观看,感觉现在的电影胶片比我20多年前看的放映设备高级多了,好象,胶片也小了,象传统相机的胶卷的感觉,朋友的儿子看到若大的放映厅只有我们几人,很高兴,围着整个放映厅到处转,不小心跑到荧幕(可能)的地方,哈哈,我第一感觉是到了小时候看电影的感觉,只是现在不能在背面看了,挺遗憾的,在cctv6看到一个家庭两代电影人的故事,片名忘记,是程青松是编剧的,好象是也是夏雨主演的,挺不错的,里面看电影的场景和其中的金鱼放生的几个场面记忆挺深的,最后哪个放电影的家的女孩子耳朵听不见了,但是她自己的房子里全是有关部门电影的一些画报胶片摄影放映设备等。看之前,跟被我逼近去看电影的朋友说,我想到他们的放映厅看看,朋友诡秘的一笑,你去看吧,我于是遛出来,看到放映厅的通告是:非工作人员,禁止入内!

  下面的内容是转贴内容<FONT color=#f50000>转载使用"世纪环球在线"编辑整理的电影图文及视频资料,需获得本站授权,并需注明来源)</FONT></FONT></FONT></DIV>

  <DIV><FONT face=宋体><FONT size=2>1947年的上海。圣诞夜。外白渡桥。寒冷的空气令城市有点萧瑟,但是若隐若现的圣诞乐曲此起彼伏,给人带来了稍许的温馨。落魄的阿川拿着家里的旧货前往当铺去典当,路上有几个流莺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不以为然地与她们闲聊几句;继续前行。婉玉和丈夫陈翰庭坐着黄包车匆匆忙忙穿桥而过,车子为躲避一辆电车,差点撞到阿川,阿川及时闪躲。但是手中的东西却撒了一地。黄包车夫骂骂咧咧的,婉玉要下车帮忙,被陈翰庭阻止,怕她受风寒。陈翰庭自行下车帮阿川收拾残局,婉玉撩起车帘子,看见两个男人彬彬有礼地快速收拾干净东西。各自继续上路。擦肩而过。<BR><BR>&nbsp;&nbsp;&nbsp; 婉玉随丈夫来到一个圣诞派对上。他们翩翩起舞,言谈甚欢。他们美妙的舞姿成为全场焦点,但是也有不和谐的声音在一旁议论,说着关于婉玉克夫命硬害死第一任丈夫的流言蜚语。突然灯光暗了下来,他们那从美国回来的朋友神秘兮兮的宣布要给大家放一步精彩的影片。《乱世佳人》的开场就荡气回肠,让婉玉看得如痴如醉,她沉浸在一种复杂的情绪之中,但是丈夫感觉疲惫,全然没有兴趣。陈翰庭出身富家,抗战结束后为美国人做翻译。家庭依然保持着典型旧式礼仪——言听计从,相夫教子,孝敬老人都是家规。对曾经是演员出身的美丽妻子,生活已经改变了摸样。<BR><BR>&nbsp;&nbsp;&nbsp; 但是《乱世佳人》唤起了她愿望,于是自作主张报名参加电影试镜。通知单寄到家中,被公公偷偷拆阅,勃然大怒。公公把陈翰庭叫到面前,痛骂他疏于管教妻子,没有教会妻子遵守妇道。陈翰庭夹在中间两头为难。<BR><BR>&nbsp;&nbsp;&nbsp; 心中积郁已深的婉玉大病一场,随着身体的痊愈,她越来越坚定自己的念头,“我要演戏”。最后她拉着陈翰庭,双双跪在父母面前,请求允许。<BR><BR>&nbsp;&nbsp;&nbsp; 婉玉再次找到“昆仑影业公司”,在这个小小的简陋的办公室,她和阿川第一次相见。如果没有他在一旁的点拨,她没有那么顺畅可以得到新片《乌鸦与麻雀》的参演机会,为此她对这个外表有点粗枝大叶的男演员有了莫名的好感。<BR><BR>&nbsp;&nbsp;&nbsp; 妻子早逝的阿川,独自拖养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寄住在朋友家中的亭子间,生活的拮据、孩子的顽皮经常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可是他总是表现得很达观,对于电影的热爱一如既往。婉玉和阿川的不断交往中,渐渐被阿川的热情和对事业的执着深深吸引,而婉玉也被阿川的孩子们接受,非常喜欢婉玉来家里做客。两个人逐渐打开心扉,诉说自己过去的经历和磨难。婉玉觉得自己和阿川真正是志同道合的同路人,她也意识到自己婚姻的危机……</FONT><FONT style="FONT-SIZE: 1pt" color=#ffffff>摘自世纪环球在线</FONT><BR><BR><BR></FONT><FONT face=宋体><FONT size=2><B>幕后故事:</B><BR><BR>&nbsp;&nbsp;&nbsp; 彭小莲“上海三部曲”中的最后一部——《上海伦巴》即将上映。正值中国电影百年华诞之际,彭导及主演夏雨、袁泉希望通过该片向老一辈的电影艺术家们表达自己的敬意。《上海伦巴》是一部印满上影印迹的电影,无论是它的内容还是制作团队,都属彻头彻尾的“上影”,所以这支“伦巴”只能叫做“上影之舞”——上影大力打造的“华语电影”。<BR><BR>&nbsp;&nbsp;&nbsp; 在爱神宫殿演绎爱情<BR><BR>&nbsp;&nbsp;&nbsp; 位于巨鹿路的上海作协是本片的主要外景点之一。掩隐在成排老式石库门中的作协大院并不显眼,但走进大门之后便别有洞天。南面四根高大的爱奥尼克柱撑起了两层高的三联式拱门,让整幢建筑透出爱神宫殿的气派和华丽;花园喷泉中的普绪赫雕像则是全上海的唯一,是当年不远万里从意大利运来的。虽然岁月的侵蚀让这尊雕像显得陈旧,但它所营造出的那个时代所独有的优雅气质却历久弥新。彭导选中这幢文艺复兴风格的古典式建筑作为外景真可谓眼光独到。当年,匈牙利设计师将希腊神话中爱神丘比特和公主普绪赫的爱情故事融于这座建筑之中;而今,神话中的动人传说又暗合了《上海伦巴》中男女主角曲折婉转的爱情故事。 <BR><BR>&nbsp;&nbsp;&nbsp; 既然片名叫做《上海伦巴》,那么影片中的舞会场景一定不会少。之所以选中此地而不去真正的静安寺百乐门拍摄,除了百乐门至今仍在营业,多有不便外,想必导演看中的也正是此处的幽静和原汁原味。一楼的大厅按照老上海百乐门舞厅的样式布置,金碧辉煌的装饰壁、流光溢彩的舞台灯,将人们带进了属于那个年代的浮华和奢靡。穿梭于旧时装扮的演员之间,穿牛仔裤、球鞋的记者倒觉得有些不合时宜而局促了。台上黑色礼服的爵士乐队和台下西装旗袍的舞客交汇,悠扬的舞曲与华美的舞步交织,彭小莲心目中老上海的风花雪月大抵就是这个样子了。<BR><BR>&nbsp;&nbsp;&nbsp; 精致还原老上海情调<BR><BR>&nbsp;&nbsp;&nbsp; 既然都是以老上海为背景,讲述的又都是情感故事,那就不由得将《上海伦巴》和之前的《长恨歌》等影片比较。可彭小莲导演坦言不喜欢作这种比较:“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风格,不能说谁的风格就一定是老上海的标准。”虽然话这么说,但有些东西还是相通的。张叔平在《长恨歌》中为了达到想要的效果,可以把一扇门反复刷九遍漆;彭导也会在片场为了几块肥皂和罐头的摆放位置花上大量的时间。可见,注重细节的精致是所有表现老上海的电影必不可少的功课。<BR><BR>&nbsp;&nbsp;&nbsp; 《上海伦巴》讲述的是老上海电影人的故事,所以有很多戏中戏。在拍摄这些镜头的时候,导演和演员对于细节的讲究就显得更加突出了。在拍摄戏中戏《乌鸦与麻雀》中的一个镜头时,从光线的角度、镜头推拉的速度、演员的位置、动作和表演的速度,一直到梯子摆放的角度都力求和原片一致。为此,现场专门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播放原版的《乌鸦与麻雀》,供导演和演员随时参考比对。<BR><BR>&nbsp;&nbsp;&nbsp; 人见人爱的袁泉<BR><BR>&nbsp;&nbsp;&nbsp; 戏外的袁泉像个乖乖女,接受采访时总显得有些腼腆和拘谨。不过,这可能也和记者的问题比较严肃有关。当记者把话题引向化妆品时,袁泉便立刻像所有的女孩一样,露出兴奋的神情,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从碧欧泉到倩碧,如数家珍,全然没了先前的拘束。<BR><BR>&nbsp;&nbsp;&nbsp; 平时总是将甜甜笑容挂在嘴角的袁泉是剧组中最受欢迎和疼爱的人,男友夏雨的悉心照顾自不待言,崔杰等其他演员也都对她赞不绝口,说她的谦逊和努力是现在青年演员中少见的。用崔杰的话来说就是:“她最讨剧组中的中老年演员喜欢。”<BR><BR>&nbsp;&nbsp;&nbsp; “抢戏”大哥崔杰<BR><BR>&nbsp;&nbsp;&nbsp; 无论年纪还是资历,崔杰都可以算是剧组中的老大哥,而在片场他也处处展现出“大哥”风范。有时他的作用已不仅是一名演员,在一幕用到梯子的场景中,崔杰就像安全员一样指出梯子脚和瓷砖地面直接接触容易打滑。在影片中,崔杰的戏分也十分吃重,他精湛的演技甚至都有些盖过男主角夏雨的风头。彭导就打趣地抱怨说他是抢戏大王。<BR><BR>&nbsp;&nbsp;&nbsp; 虽然在台上留下“抢戏”的恶名,但是年轻的主演们都对他敬重有嘉。夏雨就说崔杰在表演上给了自己很大的帮助。他说:“自己演的是老上海的电影人,而能和崔杰这样的上海演员合作对进入角色有很大的帮助。”<BR><BR>&nbsp;&nbsp;&nbsp; 面对记者的采访,崔杰一再推辞,声称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接受采访了。他说应该多多宣传年轻演员,毕竟未来是属于他们的。言语间,大哥风范油然而生。</FONT><FONT style="FONT-SIZE: 1pt" color=#ffffff>摘自世纪环球在线</FONT></FONT></DIV>

标签: 匈牙利电影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