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众论]寻找名为约翰尼·德普的人工智能

迈克剧情网 23 0

《寻找名为约翰尼•德普的人工智能》

  接待员

  顾客您好,现在为您服务的是2046号接待员——2046,请您记住这个数字,无论是投诉还是写表扬信,这将是您用以称呼我的唯一方法。如果您想用小费表达心意,也请将现金存入我公司2046的账号下,银行转账同样欢迎。除此之外,我没有别的名字,代码是我们工作人员在公司里互相区分的唯一标志。您不要误解,我们不会因此感觉人格被贬损——在这里,上至董事长、CEO,下至清洁工、保育员,一律使用代码彼此称呼,如您所知,这是不是最能体现平等和尊重的规章制度?当然这也不存在您所担心的异化问题——我们是人,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我们的产品才是机器人呢——不过那是以前的叫法了,作为升级换代的划时代产品类型,他们现在叫人工智能。我公司的主营业务就是对外租借人工智能,帮助你完成各种不可能的任务。

  好了,现在请您告诉我,我能为您做点什么?

  顾客

  我在寻找名为约翰尼•德普的人工智能。

  你不要推托,我知道他一定在这儿。我没有什么证据,但我的感觉从来没有骗过我。不要告诉我感觉是虚无缥缈,当不得真的东西。据我所知,贵公司早期研发的机器人就已经具有搜集证据的低级功能,而如何使之具备人类的感觉,曾是长期横亘在贵公司科研人员面前的一道难题。取得这方面的突破其实是相当晚近的事情,并且仍相当有限。只有具备了起码的感觉能力,机器人才可以称作人工智能,你说是么?

  题外话我还是少说吧。总而言之,虽然约翰尼•德普的社会身份是一名演员,但我知道,他从来就不是真正的人类,他是一名人工智能。你不要误会——从你刚才不小心流露出的惭愧表情,我看出你一定对我的本意有所误会。我这么说并没有暗示贵公司产品质量低劣的意思。将约翰尼•德普放在真正人类的行列当中,他都堪称优秀,更别提他从外在到内在全方位的以假乱真了。我的意思是……我该怎么表达呢?还是举个例子吧。你一定看过《剪刀手爱德华》,那是他1990年的作品。约翰尼在其中扮演一个名叫爱德华的科技半成品,一位独居深山古堡的老科学家因为无法忍受寂寞而制造了他。可是科学家没有来得及完成自己的作品就一命呜呼了。只差一双人类的双手,爱德华就可以完整了,但现在,他只能天天挥舞着替代品:一双锋利但无比灵巧的“剪刀手”。

  对不起,我太罗嗦了。每次谈到这部电影,我都会喋喋不休,辛苦训练的自控力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爱德华到山下的人类世界走了一遭,遭遇了爱和伤害,最后又退回到自己的世界里,从此独自一人。就是这么一个故事,我就可以认定约翰尼和他的角色爱德华一样,绝不是真正的人类。一个人类演员怎么可能如此毫无破绽地以十足空明的灵魂作底色,将剪刀手爱德华的脆弱无助、天真无邪和孤独冷漠、僵硬敏感混合到一处?不,不,这绝不可能。

  也有过一部电影,说的是吸血鬼扮演吸血鬼。影片内容是一个穷途末路的导演为了在可能是自己最后的作品中放手一搏,不惜以性命为赌注请来真正的吸血鬼扮演片中角色。这当然是无稽之谈,世界上根本没有吸血鬼,是不是?看完《剪刀手爱德华》,我也是这么劝自己的。后来无意中听说贵公司,我才知道自己当初的感觉并没有错。

  贵公司很低调,我很辛苦才找到你们,请满足我小小的请求。

  接待员

  是的,约翰尼•德普是我们的产品。我们的产品有成千上万件,但我用不着去查找资料就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是的,他是人工智能的一员。他是如此杰出,我们所有工作人员都为他骄傲。您多虑了,对于您的合理要求我们不会推托。虽然有时因客户的要求我们不得不对产品的内容进行保密,但既然您千辛万苦找上门来,就同样成为了我们的客户,我们没有理由厚此薄彼。

  虽然我们工作人员彼此以代码相称,但是每一个人工智能都有一个精心设计、属于自己的名字。“约翰尼•德普”这个名字我们就动了不少脑筋。首先他是出生在美国肯塔基州的一个普通家庭,但祖籍是匈牙利,并且还有部分印第安查洛几血统。你看这些,是不是多少和“约翰尼•德普”这样的名字隐隐吻合?

  如果您还想了解其他更具体的情况,光靠我的记忆就无法胜任了。这需要我们档案处的同事帮忙。不过请您放心,这用不了多长时间。请您稍等。

  好了,资料打印出来了,我看看——原来约翰尼最初是被设计成为一名摇滚歌手!您惊讶么?因此他的童年充满动荡——抱歉,设计处的同事在此处显得想象力不太丰富——中产阶级的家庭,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一条名叫佩皮的长卷毛狗,父母不断争吵并最终离异,跟着母亲不停地搬家,颠沛流离,在学校被老师嫌恶,有了一把属于自己的吉他。

  呵呵,你开始打哈欠了。好在也差不多了,这就是我们为注定要成为摇滚歌手的人工智能所准备的童年——有点像一个平庸的大厨为一碟平庸的糖醋排骨所准备的一堆平庸的原材料?你的比喻有点刻薄,但还算实事求是。接着往下看,14岁的时候约翰尼开始了最为放荡不羁的生活:辍学、偷窥、吸毒。参加一个名叫“孩子们”的摇滚乐队,四处演出。二十岁的时候,他从佛罗里达来到洛杉矶,抖擞精神要成为一名摇滚巨星。

  顾客

  我打哈欠并不是因为厌倦,关于约翰尼•德普的一切,我永远充满好奇。我打哈欠是因为我费尽周折才找到贵公司,光这个就让我筋疲力尽。现在我迫不及待想知道约翰尼是怎么走上演员的道路的?刚才你说,最初是把他设计成为一名摇滚歌手的,而且你们的工作虽然没有多少精彩之处,但也算得上卓有成效,约翰尼正在通往一名摇滚歌手的阳光大道上高歌猛进。是什么让你们改变了初衷?

  接待员

  不是我们改变了初衷,而是生活自己改变了轨迹。或者说命运插手了约翰尼•德普的生活。听起来可笑是么?人工智能居然也会有命运,而且这个命运并不由科学家设计。这是一个真正的、未知的、叵测的、类似人类的命运。而事实就这样发生了。

  20岁的时候约翰尼•德普和乐队一个成员的姐姐Lori Allison结婚了,虽然没维持多久,但离婚后两人仍是好朋友。——为摇滚歌手安排一段失败的婚姻,可以拓展他的写作素材。直到这时我们还操纵着大局,胜券在握。谁也没料到在短短数天内,情势会急转直下:Lori当时在和尼古拉斯•凯奇约会,于是把他介绍给约翰尼。尼古拉斯•凯奇是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的侄子,从小就立志要当演员,有着当演员的许多先天独厚的条件。两人一见如故,尼古拉斯认为约翰尼的气质非常适合当一名演员,于是向自己的经纪人力荐,很快约翰尼拿到了自己这辈子的第一个剧本《猛鬼街》。

  当我们在银幕上看见自己的产品时,全部惊呆了。虽然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色,但其瞬间焕发出来的光彩足以让他在其中浸淫数年之久的摇滚歌手形象相形见绌。产品失控在我们公司是重大责任事故,起先我们寄希望于这是某个工程师穷极无聊之际的恶作剧,他趁大家不注意而设计了这次小小的越轨行为,在让大伙儿受到惊吓之后一切自然会回到正轨上来。但我们翻遍了所有的设计图纸,绝望地发现,设计毫无纰漏!

  最初的恐慌过去后,整个公司上下弥漫着无边的沮丧。一个古老的疑问开始在每个人的头脑中生根,质疑着我们公司的存在基础:我们能否用人类的智慧僭越上帝的权杖?

  顾客

  看样子,你们还缺少一个哲学处和一个神父。

  接待员

  哈哈,也许你说的有理。但像我们办实业的人,只会从技术和可操作性的角度解决问题——不是冥顽不灵,而是立场使然。经过冥思苦想,还是我们的首席工程师第一个茅塞顿开:当命运开始眷顾我们的产品,这并不仅仅意味着事态失控,而且意味着我们的“人工智能”离“人”又近了一步!当他的未来变得不可预测时,那其实是说明由我们设计的未来更加逼真了!听起来相当吊诡,但事实确实如此。

  工作还在继续,但我们的工作性质和工作方法则作了彻底的改变。对于约翰尼•德普,我们公司的划时代产品,我们开始学着揣摩命运的意图,跟随命运的指示来安排他的未来。既然他注定要成为一名演员,我们就给他这样的机会。《剪刀手爱德华》、《亚利桑那之梦》、《艾德•伍德》、《离魂异客》、《忠奸人》、《断头谷》、《第九道门》、《来自地狱》、《大毒枭》《加勒比海盗》……约翰尼既有人类的细腻情感,又有人工智能的完美外表和高智商,通过我们的悉心栽培,从他近年来的一系列作品可以看出,他正在逼近国际巨星的目标。《加勒比海盗》你看了么?票房狂收两亿多美元不说,约翰尼还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提名,对于一部以儿童和青少年为主要目标观众群的暑期电影来说,这样的荣誉是罕见的。从中你可以明显看出,他在《剪刀手爱德华》中“人工智能”的表演痕迹已经被成功地克服掉很多。在修正缺陷,改进产品方面,我们公司一向是不遗余力。

  顾客

  这正是我深表遗憾的地方,也是我千方百计寻找他的主要原因。《加勒比海盗》是一部好电影,但它已不再具有让我在夜阑人静时辗转反侧的能力——最近我的胃口太好,睡眠太好,脑子经常一片空白,这是一个大问题。说得直接点,我不喜欢约翰尼•德普的这种“改进”,他正在日益成为好莱坞面目模糊的一群人中的一个。对于你们来说,需要约翰尼为你们开拓更广阔的市场,但对于我来说,只意味着梦想的失落。我千方百计寻找他,只想告诉他,我喜欢《剪刀手爱德华》里的“人工智能”痕迹,我希望这痕迹永远留在他身上。当爱德华因为自己的“剪刀手”甚至无法将自己的爱人拥入怀中时,我看到了在一名人工智能身上保存的人类心碎化石,其形状类似包裹着体内尚有未及消化的恐龙血液的蚊蚋的琥珀。我泪如雨下,那是一个比任何蛮古洪荒时代都要天真和纯粹的人类。从我的角度看,最初的约翰尼•德普是你们比什么都成功的产品,他比真正的人更像人,因为他模拟的不仅是人类的智能,还包括了人类的缺陷。

  好了,已经耽误您太多的时间,您能告诉我在哪里能找到他吗?

  接待员

  他是一个敬业的演员,很少时间会回到公司。目前他正为了拍摄古装片《浪荡子》在英国的数个外景地来回奔波。他将扮演一位17世纪诗人约翰•威尔莫顿,这位充满争议的贵族以酗酒及混乱的性生活著称,33岁便因梅毒不治身亡,但后人对其诗作评价很高。

  如果您在片场找不到他,那只能去他在法国巴黎的家找他了。约翰尼•德普和他的女友,美丽的法国双栖明星凡妮莎•潘瑞斯住在一起,他们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但您要小心别打扰到他——人工智能拥有自己的生活,拥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他同样会成长、衰老、死亡,这是目前我们公司产品最伟大和最激动人心的技术突破。既然如此,当自己的家庭被骚扰和威胁时,他当然同样会逃避,会愤怒,会反抗。

  如果这样您还找不到约翰尼•德普的话,那你只有在十月的时候去电影院找他了。《寻找梦幻岛》里他将扮演“彼得•潘之父”詹姆斯•巴里。

  您要走了,祝您一路顺风。

  怎么?我们公司的名称?您还不知道我们公司的名称?您一定是位开车目不转睛的好司机,进山时您没看见峭壁上的大招牌么?您拼拼看。

  顾客

  H-O-L-L-Y-W-O-O-D,好——莱——坞——?

  接待员

  不,不,不,你拼反了。

  应该是“D-O-O-W-Y-L-L-O-H”,“多——乐——呵——”。

  对了!没错!

  记住我们的名字,欢迎您再次惠顾。

标签: 匈牙利电影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