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众论]解读台湾电影的一把钥匙

迈克剧情网 14 0

最近看了日本著名的影评家佐藤忠男写的《中国电影百年》,觉得他为我们提出了一把解读台湾电影的钥匙。大家看看他对王童的《香蕉天堂》的点评。

  影片的主人公是这样一个人。他到台湾后,从军队中逃出,从偶然认识的一个妇女手中弄到一份履历证明,从此便用履历书主人的名字生活下来。那个妇女是从大陆到台湾的难民,他的丈夫是从大陆逃亡来的知识分子,去世后留下了身份证。身为逃兵的主人公,与不肯和他同床共枕的那个女人,以及女人带来的孩子,甚至连同与他一起从大陆逃到台湾后发了疯的战友一起,组成了一个特别的家庭。虽然他是个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下级士兵,但因为冒充身份证主人,居然以北京大学英语系毕业生的身份,瞒天过海,活了下来。在这个骗局中发生了许多滑稽的事情,惹人发笑,但成为此事契机的,其实是下层外省人所处的悲惨境遇。时光流逝,他们总算摆脱了悲惨的生活,过起了安定富足的日子。那时,台湾与大陆之间开放了交通与通信联系。那个孩子回到大陆寻找自己的祖父,也就是身份证上那个男人的父亲。这样一来,主人公在接到大陆打来的电话时,不得不与被自己冒名的男人的父亲讲话。作为冒名者,他慌了手脚,但在和将自己当成了真正儿子而感动无比的老人的对话中,他渐渐忘记了自己其实是个冒名者,充满真情地边哭边叫道:“爸爸,我是个不孝的儿子!”这时,在一边的妻子坦白说,她带来的儿子事实上也不是她的亲生儿子,而是身份证主人那个死去的男人带来的孩子。至此,观众可以发现,这对男女经营起来的包括大陆老父在内的家庭成员,其实全都不是真正的亲人。严格地说,只有被他们当作儿子抚养的青年与他在大陆找到的祖父之间才有真正的血缘关系。然而,我们最终可以发现,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甚至连履历都是伪造的家庭,实际上比任何血亲都能更坚强地团结在一起,这就是这部喜剧影片非常严肃而感人的结局。

  这部影片中没有出现外省人与本省人之间的矛盾。它描写的是下层外省人在没有血亲的台湾如何开始有了浓于血的人际关系。这部影片由王小棣、宋编剧,据说在创作时受到了真实故事的启发。一言以蔽之,这是将来自大陆的一个外省人家庭重组的故事压缩概括后,用以说明1949年以来台湾现代史的一出喜剧。许多细节都令人发笑,有时则让人捏一把汗,因此能充分地取悦观众,但不知何时醒来一看,就可以明白这其实是一部饱含真情的作品,因为它阐明了形成现代台湾这一独特社会的基础中所存在的深刻矛盾,令人肃然起敬,深受感动。

  台湾社会基础中存在的矛盾,主要是指1949年国民党军队溃逃台湾后,对大多数台湾本土族群亦即本省人进行统治这一事实。然而,在被称为外省人的国民党人中,也只有一小部分能成为统治阶级,大部分则是没有受过教育的下层士兵,或者是无异于难民的人。他们本来与依靠地缘、血缘关系牢固结合在一起的汉族社会相适应,现在却来到异乡,脱离了大陆的地缘和血缘网络,因此他们在台湾既没有财产、也没有一份足以保证获得稳定未来的职业。为了摆脱这种状态,他们不得不改变生存方式。

  可以想象,外省人居然跃居统治地位,或者说居然站到了可以冷眼旁观的立场,这对本省人来说显然是不能接受的。但毫无疑问,外省人肯定想说:他们本省人怎样想是他们的事,咱外省人以前可是苦过来的。我以为,从外省人的上述立场出发所作的阐释,是影片的一个重要主题。顺便提一下,王童是出生在大陆,幼时才来到台湾的。

  然而,这部影片已经超出了上面提到的范围,它一本正经地讲述了一个建立在谎话上的骗局。完全是因权宜之计而被谎言连接起来的一家人,在不知不觉中却演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家庭,换言之,成了一个命运共同体。其实,所谓的国家也正是这样形成的,台湾社会更是如此。一旦这个命运共同体的框架被打破,也一定要亲手重建这个命运共同体,这部影片的长处就是对此做出了确切的反应。至于台湾本省人是否也有相同的感受,我这个旁观者就不得而知了。

标签: 匈牙利电影解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