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旅途》之三十一 匈牙利(欧洲)

迈克剧情网 15 0

  抱歉各位,一年没写我的游记了,因为这个匈牙利篇可能是我所有出国的记忆中,最不想回忆的回忆。虽然会触碰到我的痛处,但为了让我的游记继续,我还是决定把这篇写出来,是非自由人评说。

  刚刚结束的南部非洲之旅让我心有余悸,加之旅途的劳累,我休息了一周多时间。几天以后,我刚平复了心情,又接到了意大利朋友乔尔的电话,他要我帮忙去一下东欧,他授权我代他监督一个玛莎拉蒂零部件订单的生产和发货。这次的目的地是匈牙利、克罗地亚和立陶宛。按照他的计划,我独自去匈牙利第二大城市米什科尔茨的工厂监督质检和发货,然后在克罗地亚的港口城市里耶卡和乔尔一起完成交接,最后陪他去立陶宛拜访一个业务上的朋友。那段时间,我刚好也没别的事,于是我答应了他的要求。

  有了乔尔的协助,签证很快就下来了。就这样,我踏上了人生第三次欧罗巴之旅。飞机中转德国法兰克福,很快到达了匈牙利的首都布达佩斯。匈牙利是一个位于东欧的内陆国家,国土有半个吉林省大小。西临阿尔卑斯山,从邻国斯洛伐克过来的多瑙河川流而过,把这个国家分成东、西两部分。匈牙利虽然没有丰富矿藏,却有异常美丽的景色,汽车工业十分发达。

  距离和客户约定的见面时间还有两天,我决定在首都布达佩斯休整两天,顺便感受一下这座号称“多瑙河明珠”的欧洲古城。酒店是乔尔在我出发之前就订好的,就在多瑙河畔,地铁三号线直达。安顿好住处,洗了个澡,已经是华灯初上,夜色中的多瑙河畔,安静而又祥和,我独自漫步在多瑙河畔,享受着现代都市难得的安逸。多瑙河从城市中心经过,把城市分成“布达”和“佩斯”两部分。朦胧夜色中抬眼望去,隐隐可见被列为“联合国自然文化遗产”的渔人堡。马加什教堂楼顶的灯光若隐若现。不知不觉中走到了链子桥边,作为布达佩斯地标性建筑的链子桥,被金黄色的灯光笼罩,在周围哥特式风格建筑映衬下格外迷人。链子桥佩斯那一边,是犹太人聚居区,国家博物馆和市场大厅都在这附近,天色太晚,我也只是远远的望一望,没再靠近。

  不经意间已是午夜,我匆匆在快餐厅用了点咖啡和汉堡,就回到了酒店。月光从落地窗洒进房间,我在融融的月色中甜美睡去......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我匆匆在电脑上搜索了一下,就开始了这个城市的旅行。布达佩斯是历史悠久的欧洲重镇,名胜古迹众多。但由于我只有半天时间,无法全部逛完,所以只挑选了三个我感兴趣切距离不太远的景点:国会大厦,布达皇宫和渔人堡。

  从酒店到渔人堡,步行约30分钟。途中经过我昨晚游览过的链子桥。白天的链子桥和夜晚相比,多了一丝现代的气息。链子桥又称塞切尼大桥或塞切尼链桥,因赞助人塞切尼·伊斯特万伯爵得名,后又因铁链牵引的建造方式而被人们俗称为链子桥。这是第一座横跨多瑙河,连接布达城与佩斯城的大桥,也是城市合并后的象征和地标。是连接布达与佩斯间九座大桥中最古老最壮美的桥梁。链子桥于1839年开始兴建,全长380米。建成时是当时世界上跨度最大的桥,桥身以锁链为骨架,桥面两侧设有人行走道,中间可通行车辆。矗立在两岸的桥头堡是两座高大雄伟的石砌凯旋门,拱门雕饰精美、缘线层叠,配以稳重的基座,颇有大气的王者之风。巨大的钢索从桥头堡引出,悬拉起舒展的桥面,勾勒出遒劲的曲线轮廓。靠近佩斯区的桥两侧有两头石狮镇守,雄狮造型刚毅雄伟,如守护神般日夜镇守着链子桥,现在已成为链子桥的象征。

  走过链子桥,不多时就到达了渔人堡,这里是布达佩斯市民傍晚散步的重要场所,也是年轻人约会的必选之地。进入城堡正门的时候,恰好碰到一个欧洲的旅行团,一个导游一边带团游览,一边用英语讲解城堡的历史,我索性就跟着这个旅行团一起游览。渔人堡位于布达一侧的城堡山上,为纪念昔日防御多瑙河渔夫而命名的城塞,这里是俯瞰多瑙河,眺望佩斯区景致的绝佳瞭望点。历史背景渔人堡伫立于多瑙河畔,毗邻马加什教堂,始建于1895年,它的设计师弗里杰•舒勒克,也是负责重建马加什教堂的首席设计师。他在原本残存的中世纪城墙上修建了这个华丽的观景台。这座城堡以新罗马样式的白色尖塔为中心,和周围的几座圆塔一起代表了匈牙利的祖先部落,塔之间用回廊连接。渔人堡上有数尊青铜雕像,最著名的是匈牙利国王伊斯特万一世的骑马铜像,它建于1906年,位于马加什教堂与渔人城堡间,基座上的浮雕表现了国王生平故事。余兴未尽间,已经走到了城堡出口,我带着不舍,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布达皇宫。

  布达皇宫雄踞城堡山之上,是布达佩斯的地标性建筑之一,坐落在匈牙利布达佩斯城堡山的南侧,北傍著名的城堡区。这里曾是匈牙利王室的居室所在,目前皇宫中心部分已改为布达佩斯历史博物馆、国家图书馆和国家画廊,对公众开放。1987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所以这里又被称为“匈牙利的故宫”。皇宫建筑风格兼具了巴洛克风格和哥特式风格的混搭型宫殿,气势恢宏,正立面由希腊式的柯林斯式圆柱支撑,外墙红白相间,立面顶部巴洛克式的绿色圆顶尤其惹人瞩目。历史博物馆门前的“战争与和平”青铜雕像傲然耸立。布达皇宫的入口处摆放着匈牙利神话中图鲁尔鸟的雕像,雄鹰展翅高飞,双脚抓着一把剑叫"阿提拉之剑",象征着征服世界的神力。皇宫前的马蒂亚斯喷泉也十分引人瞩目,喷泉基座的雕像表现了国王马蒂亚斯率众人狩猎的场景,雕刻十分精美,栩栩如生,吸引了无数游人驻足观赏。与喷泉毗邻的是著名的驯马人雕像,曾在1900年巴黎世博会展出,而喷泉一侧的观景露台上放有欧根亲王的骑马雕像,欧根亲王是抵御土耳其人入侵的英雄,在东欧一带颇受尊崇。博物馆内精美绝伦的造型和内部各种珍贵的馆藏,处处彰显着历史的厚重。

  游览完三个景点,喝了杯咖啡,已经是傍晚七点多,原想着吃过晚饭直接返回酒店,等待第二天和客户的碰面,却在布达佩斯著名的米其林餐厅邂逅英国著名球星大卫.贝克汉姆的妻妹莫妮卡的生日聚会,贝克汉姆夫妇亲自助阵,一时贪看,不经意间已是半夜十点半,查了一下时间表,可以赶上最后一班的一号线地铁。于是我快步向地铁站的方向奔去......

  布达佩斯被多瑙河分为“布达”和“佩斯”两部分,“布达”是富人区,豪华别墅,高官富贾应有尽有。佩斯除了少数高档消费场所外,则是中产阶级或者穷人的居住区,这其中也包括黑人聚居区,犹太人聚居区等来匈牙利“淘金”的外国人居住场所。尽管只是一河之隔,但无论从城市规划,城市建设还是社会治安都有着不小的差距。佩斯的大路之间,都是由狭窄的单行道连接,这里狭窄偏僻,到了夜间,少有人走动,这种死一样的安静让我有些毛骨悚然。但当时,由于我的功课没做足,我完全不知道一河之隔的两个区域有这么大区别。如果只走大路,要绕好远,无论如何都赶不上末班地铁。我没的选择,硬着头皮穿了狭窄的小路。

  我为我的疏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刻骨铭心。子夜的佩斯小巷,死一样的安静,我竖起耳朵,留意着一切我听到的声音。终于穿过了小巷,百十来米远的地方就是地铁口,还好地铁没有关闭。我深呼一口气,有惊无险。就在我暗自庆幸的时候,突然后腰处被一根冰冷的硬物顶住了,一股浓烈的酒味从我耳旁飘过,然后一个温柔的男中音从我身后传了过来“hands up(手举起来)”。经验告诉我,这是一把枪,或许有子弹,或许没有。但我的命只有一条,我不敢赌。我暗暗的告诫自己,要冷静下来,不要激怒对方。

  让我疑惑的是,他并没有抢劫我,而是用枪从一个偏僻的小门把我压进地铁隧道。在我惊魂未定的时候,我被带到了地铁隧道的凹陷处,这是一个只有十几平米的地方,一般来说是建筑工人修地铁的栖息处,或者误入隧道的人避险的地方。在这里我看到了一个拿着斯太尔M9A1黑色手枪的胡子老头,凳子上的一堆酒罐,以及地上坐着的一对白人男女,我瞬间明白过来,我被劫持了。但我又不是富豪高官,劫持我又有什么意义呢。绑票?抢劫?仇杀?恐怖分子?我心中一下涌起无数个疑惑,我只是尽量告诉我自己,冷静,冷静,冷静。

  这时,我终于看清楚我背后这个人,一个冷峻的中年男人。我被推向那两个白人男女。狭窄的空间里,死一样的安静,没有人说话。突然,那个劫持我的年轻人有动作了,他拿出一把左轮手枪,当着我们的面,把里面的子弹全部拆了下来,接着用极快的速度安装上了弹夹,转动左轮。然后把手枪扔在我们三个人面前。与此同时,对面拿着手枪的老头在我们每个人面前放了二百欧元。并用半生不熟的英语命令着我们,大体上的意思就是,他们今天喝酒的时候打赌,让我们三个人玩一次“俄罗斯轮盘赌”,枪里只有一发子弹,看我们三个人谁会中枪。每个人朝自己开一枪,无论是否中枪,他们都会离开,不会继续伤害我们。如果谁不照做,他们就会开他们手里的那把枪。

  一把左轮手枪,六个弹孔,一发子弹。如果我朝自己开枪,有六分之一的死亡几率。以我开枪的速度,一定比他们快,如果我拿枪向他们射击,只有六分之一射出子弹的机会,而且只能干掉一个人,但另一个人的枪会毫不犹豫的射杀我。我的脑子飞速的旋转着,试图找出性价比最高的那个方案。但最终我放弃了冲动,我需要那个转瞬即逝的最好的机会,尽管这种机会只会出现一两秒。

  在那两个白人还在瑟瑟发抖的时候,我颤抖着拿起了那把左轮手枪...我用颤抖的手把左轮缓缓的举向自己的脑袋,我犹豫着,犹豫着,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突然,手枪在我颤抖的手里滑落,掉在地上,我也瘫坐下去,低声的哭泣。那个中年男人骂了一句脏话,然后靠近了我,想要捡起那把左轮,重新递给我。这就是我要的机会,而且只有这唯一的一次!!!我猛地从口袋抽出钥匙串,用那个最长最尖的那把钥匙顶住中年男人的咽喉,另一只手下掉他的枪。事发太过突然,拿枪的胡子老头愣了一下。就在这时候,地上的女人捡起了左轮,男人举起了凳子。我们以中年男人为人质,缓缓靠近胡子老头。看准时机,我和拿着凳子的男人交换了个眼色。他用凳子砸倒了胡子老头,我用枪敲向中年男人的后脑...

  我们不想杀戮,在确认他们俩被打晕以后,我们拿走了他们所有的武器,两把手枪,一把匕首,一个电击枪。我们留下了匕首和电击枪,把手枪扔进了地铁隧道某个狭窄的缝隙中,然后飞也似的奔向地铁站灯光的方向。我们三个人,在地铁入口的摄像头下的背静处,惊恐的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夜晚。

  第二天一早,我乘坐首班地铁回到了酒店。一夜未眠的我居然没有一丝困意,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直到客户的老总到来。我们乘坐飞机飞往客户所在的城市---米什科尔茨。在那几天里,我拼命的做事,尽我所能完成乔尔委托我的事情,生怕有一刻闲下来。我婉拒了客户安排的所有饭局和出游,我想尽快忘掉那段回忆。尽管那不是我出国以来第一次面临生与死,但却是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这些只有在电视剧和恐怖片里才能看到的镜头,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的身上,让我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在事发的时候,我只是认为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并没有多想。直到我在近期很火的中国电影《湄公河行动》中再次看到了“俄罗斯轮盘赌”的血腥镜头,我才感觉到后怕,如果当时不够冷静,不够果断,不够勇敢,不够缜密。或许我就是电影中那个中枪倒地的孩子。

  这就是我的匈牙利经历,从此后,我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国家,不是心存恐惧,而是不想回忆。

《人在旅途》之三十一  匈牙利(欧洲) 第1张

《人在旅途》之三十一  匈牙利(欧洲) 第2张

《人在旅途》之三十一  匈牙利(欧洲) 第3张

标签: 匈牙利电影推荐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