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经典逆转是如何诞生的?梅奔首席策略师解读匈牙利站制胜战术

迈克剧情网 16 0

梅赛德斯车队和汉密尔顿在匈牙利联手缔造了一场策略大戏,通过两停最终在赛道上超越维斯塔潘,夺得冠军,向1998年法拉利和舒马赫致敬。那么梅赛德斯车队为何会考虑采用二停策略,比赛前后发生了哪些事情呢?梅赛德斯首席策略师詹姆斯·沃尔斯进行了详细地解答。

一场经典逆转是如何诞生的?梅奔首席策略师解读匈牙利站制胜战术  第1张

维斯塔潘从杆位起步,控制着场上的节奏。亨格罗宁是一条非常难超车的赛道,梅赛德斯想要获胜必须冒险。Undercut是詹姆斯·沃尔斯所考虑的策略之一。它是指先于前车进站,利用新胎在交通状态较好的情况下做出快速的单圈,以便在对手进站后完成超越。但是一停时,undercut时机并不成熟。

“想要击败维斯塔潘,我们要么采用undercut,要么采用overcut创造轮胎优势。”詹姆斯·沃尔斯表示,“我们采用第二种方法,但确实考虑undercut。问题在于,两部法拉利还在汉密尔顿进站窗口内。”

“最后,维特尔跌出了进站窗口,勒克莱尔还在。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做一个决定,是否进站尝试undercut。”

一场经典逆转是如何诞生的?梅奔首席策略师解读匈牙利站制胜战术  第2张

“我们面临两个问题:首先,硬胎很难在几个弯角内就进入工作状态,所以圈速很难马上快于未进站的维斯塔潘;其次,进站后必须超越在直道速度很快的法拉利。”

“实际上,进站之前维斯塔潘领先了1.5秒,很难在出场圈追回这段差距。所以我们决定延长距离。维斯塔潘在出现机会后第一时间进站,对红牛来说这是正确的决定,同时也让我们得以延长stint,创造轮胎优势。”

周五练习赛受到雨水的打扰,车队长距离数据有限。“没人拥有硬胎的长距离数据,不知道重载油情况下磨损如何,在比赛中性能如何变化。很多情况都是未知的。”沃尔斯继续说道,“每个人都预计是一停的比赛。在布达佩斯很难超越,轮胎寿命只能靠我们的预计了。”

一场经典逆转是如何诞生的?梅奔首席策略师解读匈牙利站制胜战术  第3张

“很明显,我们没有undercut的机会,接下来的计划是创造轮胎优势。”

沃尔斯解释道,overcut将会迫使维斯塔潘最大程度去推进,使其硬胎到达悬崖点。

“我们有一支队伍,在幕后不知疲倦地工作。他们利用周五收集到的很少的数据,建立轮胎寿命模型,分析我们和维斯塔潘轮胎性能的变化情况。”

“这些模型让我们了解到,二停后在比赛末段很有机会取得领先。如果我们能施加足够的压力,维斯塔潘的轮胎到最后将到达悬崖点。”

“当汉密尔顿进站后,任务是非常艰巨的。我们需要追上20秒时间,在比赛最后追上维斯塔潘。刘易斯很担忧,但是他在每一圈都跑出了需要的速度。这样的追击迫使维斯塔潘必须做出回应,但是轮胎所剩无几,最终到达悬崖点。”

一场经典逆转是如何诞生的?梅奔首席策略师解读匈牙利站制胜战术  第4张

汉密尔顿在第67圈超越成功,最终如愿夺得冠军,缔造了一场经典逆转。

赛后詹姆斯·沃尔斯代表车队上台领奖。这时他犯下了本场第一个错误:喷香槟时没拿稳,瓶子溜了。

“汉密尔顿登台次数比我们多得多,他知道如何喷香槟。”沃尔斯认真地解释领奖台上的“事故”……“4秒钟,是的我当时数了数,这段时间里他已经举起了香槟并将其打开,然后朝我的眼睛喷了过来。我当时什么也看不见,这时香槟洒到地上,我打滑没能站稳,此时我意识到出丑了。我很感激车队让我上台,这一次经历我会终身铭记。”

一场经典逆转是如何诞生的?梅奔首席策略师解读匈牙利站制胜战术  第5张

标签: 匈牙利电影解读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