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小童的露天电影

迈克剧情网 41 0

非洲小童的露天电影

  绝对怀旧,绝对经典,从今天开始,几百张精彩影碟与你共享!

  题记:电影曾是我童年记忆的一部分;如今还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希望将来能够写个令自己满意的剧本。

  第一篇:我与电影的童年往事

  很多年前,父亲是一名电影放映者,可能受此影响,我从小就喜欢看电影,喜欢看电影画报,喜欢读厚厚的电影简介集。

  大概小学三四年级,我看了电影《被抛弃的人》,故事内容大致如此:行驶的列车上,一个6岁的盲童正在熟睡之际遭遇父亲的抛弃。我幼小的心中竟然久久不能平静,为谴责那位父亲,我写下了平生第一篇影评《他才是被抛弃的人》。虽然该片影评只有短短三百字左右,可是语文老师竟然当作范文向全班宣读,那时的我真是又激动又骄傲。

  我小学快毕业的时候,香港的武打片开始风靡大陆,父亲改放彩色宽银幕(16毫米放映机)电影,从前黑白窄幅的放映机(8毫米放映机)开始退休。那时,《少林寺》、《木棉袈裟》等等影片带来电影的空前火爆。每年春节,父亲为了挣点外快,就会去县电影公司拿一些大片的拷贝回来,然后找个大一点的房子卖门票、放室内电影,一般下午、晚上各放一场。

  我有位叔叔喜欢打海报,无论什么电影都是相似的广告语:惊险、刺激、彩色宽银幕的武打、爱情片。每次读到这样的海报大家都会笑翻。

  小时候,我爱看古装戏,弟弟喜欢看国产的战争片,母亲喜欢看台湾的煽情片,比如《妈妈再爱我一次》。父亲喜欢看什么电影呢,我真不知道。

  我不能看恐怖片,无论是鬼片还是凶杀片。从前在村里的三角晒谷坪看《无腿先生》,里面有个这样的镜头:有人直接拿刀捅向别人的腹部。我顿感腹部一阵绞痛,然后直接从椅子上滑了下去。父亲一惊,他赶紧停下手头的放映活,抱着我直奔医院,还好医院离这只有一百米远。

  印象中,我六七岁后之后,父亲只抱过我两次,这是其中一次,那时觉得被父亲抱着好幸福,一边躺在父亲的怀里,一边哼哼哭鼻子。去了医院,我的脸色不再煞白,哈哈,恐惧症消失,病自然好啦。

  弟弟很聪明,十来岁就会放电影。每当父母不在家的时候,他会偷偷的立起放映机,组织全村小孩看电影。听到有人说你爸爸妈妈回来了,大伙就作鸟兽散,弟弟则是手忙脚乱收拾残局。

  初一这年,父亲落实政策找到新工作就不放电影了,家里的放映机就租给别人放。接下来几年,我家发生了很多事,与放映有关的也是一些悲伤的故事,特此省略。

  再过十年来,农村没有多少人爱看电影了,家里两台放映机都要告老了。去年我跟母亲打电话,“妈,放映机还在吗?我想拿一台到深圳来。”母亲说:“都在呢,留着呢。”

标签: 非洲电影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