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电影《血钻石》:TIA,这是非洲

迈克剧情网 19 0

片名:Blood Diamond

译名:血钻石

  导演:爱德华·茨威克(Edward Zwick)

  主演:

  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

  吉蒙·休斯(Djimon Hounsou)

  詹妮弗·康纳利(Jennifer Connelly)

  先说片名。Blood Diamond,并不是为拍这部电影而起的名字,这个词早已有之。英文还有Conflict Diamond、War Diamond等同义词,特指在战争地区,用来购买武器组织叛军,对抗合法政府或滥杀无辜,为这些“专项用途”而开采贩卖的走私钻石。因此,是先有这个词,后有电影取用现成的名词作题目,这是首先需要廓清的。

  影片中有个情节,科奇上校(Arnold Vosloo饰演)抓起一把红土,说这是多少代非洲人的血浸染而成。而全片牵动众人命运的那颗巨钻,隐隐泛出淡红色,似也经鲜血染过。我意当以《血染的钻石》作译名,然而中文的“血染”一词,已经有“血染的风采”先入为主,表达的是英雄的、爱国的、壮烈的献身,与此处以鲜血为代价的肮脏交易的语境无关。“血染”不好用,还是译为“血钻石”,简单直接,更有力,或用“血腥钻石”、“滴血钻石”,亦无不可。我们的词汇里有一些固定的修饰语,比如一说到冒险家的乐园,一定是二十世纪上半页的上海。其实,冒险家的乐园,在今天许多的第三世界国家都可以找到,也包括《血钻石》的故事发生地,塞拉利昂(即狮山共和国,位于西非沿海地区)。

  《血钻石》的故事,发生在1999年,世界在关注美国总统的拉链门事件,塞拉利昂处在内战。钻石走私者丹尼·阿其尔(迪卡普里奥饰演),偶然得知一个名叫索罗门·万迪(吉蒙·休斯饰演)的苦力,在叛军“革命同盟阵线”(RUF)掌控的钻石场里,私藏了一颗巨大的钻石。这颗鸟蛋大小的粉红钻石,苦力要借助它找到妻子儿女,全家团圆;走私者要凭了它做成最后一桩买卖,摆脱早已厌倦的走私生涯远离非洲;上校要用它继续他的军火生意;叛军首领要拿它作引子报复私藏珍宝的苦力;女记者要追踪它的去向揭露珠宝商的黑暗交易。最后,有人得偿所愿,有人魂归黄土,这颗多少人生命所系的石头,则锁进了地下室的一只编号箱。世间事原本许多荒唐,更何况,这是非洲!

  这是影片中的一句流行语(catch-phrase):TIA,──This is Africa,──这是非洲。这句话由阿其尔说过两次,第一次是以非洲土著的身分,回答美国来的女记者对种种灾难的感触,是见惯不惊,是无动于衷,这就是非洲,是漠然。第二次是他举枪杀死追随十二年的上校,不是个人恩怨,而是你死我活,来不得半点犹豫,这就是非洲,是残酷。

  这就是非洲。而我们心目中的非洲,是什么样子呢?是乞力马扎罗山顶终年不化的积雪,还是每年六月塞伦盖提大草原上震天动地的奔蹄轰鸣,亦或是报纸上触目惊心的艾滋病人统计,还是娱乐新闻里安吉丽娜·朱莉领养的非洲孤儿。这些都是非洲,但是全部印象加起来,还有严重的缺失。远离非洲大陆的我们,完全不了解那片土地上的普通人,过着怎样的生活。

  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V.S. Naipaul),写过一本小说名为《大河转弯的地方》。小说出版于1979年,描述了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非洲国家纷纷独立的浪潮中,一个印度籍移民,在中非一个刚刚独立的国家挣扎讨生活的种种。奈保尔写道:

  “……起初我以为,这些年轻的军官,代表了一种崭新的、建设者的骄傲。结果,他们比我想得要简单。国旗和总统像不过是他们的偶像符号,是他们手中权力的来源。这些青年,他们看不到,他们的新国家还有什么急待建设。他们关心的东西,已经都有了。他们只要伸手去拿就行了。他们相信,就凭他们是他们,他们有资格索取,官阶越高的人,越是心术不正──假设心术不正这个词还有意义的话。”

  “凭着他们手里的枪和吉普,这些人偷猎大象获取象牙,盗窃金子。象牙和金子──再加上奴隶,就跟最古老的非洲没有两样了。如果还有奴隶市场,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贩卖奴隶的。……”

  几十年过去了,独立战争变成了内战,作家笔下的这些年轻军官仍然活在今天的各种游击队里,他们走私的东西多了一样──钻石;故事,则还是古老非洲大陆上千年流传的故事。

  话说远了。回到电影上来。近十年来,好莱坞电影的血腥场面变得真实无比,视觉冲击力极强。我没有亲历过战争或枪杀的场面,有过一些不着边际的想象,但当我看到98年的《红色警戒线(Thin Red Line)》之后,我立刻认出,假如真的亲临枪战,一定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我此后的梦境,这样的画面取代了之前香港枪战片的电光石火、眼花缭乱:近距离的开枪,血肉四溅;精神高度集中、神经高度兴奋,中弹之后也不自觉;过后看到自己身上的血和弹孔,视觉确认之后痛觉随之袭来,恐惧铺天盖地,生命就此结束。从这样的梦里醒来,冷汗森然。《血钻石》定为R级,毫不例外地有许多十分刺激的血腥场面。不过《血钻石》也并非两个多小时血拼到底,它的镜头也不时从血光之中摇出来,对准美丽的女记者詹妮弗·康纳利。然而,我以为更加强烈的对照和反衬,存在于人为的血色与自然的美景之间。在苦力与走私贩一起走向钻石场的路上,在惊险的逃亡间隙,有一幅安详美丽的画面。在开阔的平原上,那样一棵大树,枝叶极具非洲特色地一律高举向天空。

  至于片中的几位演员,本来都是演技不错的,但是这部片子既然突出政治,人物的刻画就嫌粗糙单薄了些。吉蒙·休斯饰演的苦力一味地淳朴崇高,詹姆士·普瑞夫饰演的女记者一味地美丽善良,RUF首领一味地邪恶,上校一味地贪婪。只有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演的男主人公,亦正亦邪,层次丰富,可以说是他迄今为止最好的演出。

  作为结语,我以为这部影片政治高于艺术。同两年前的《卢旺达饭店(Hotel Rwanda)》一样,它传达了对非洲大陆的同情和关怀。今天,血钻石的交易仍然在西非或明或暗地进行,北非达尔富尔(Darfur)地区依然战乱频仍,非洲还在默默地流血。要通过好莱坞电影而了解非洲当然是很天真的想法,但是这样的影片值得拍,值得看,至少可以把我们的视线,稍稍引向那片灾难深重的土地。近来时有听到国内的公司,准备到非洲开发建厂。想到我们中国已经有很多地方开发过度,资源浪费,环境污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但愿这些开发给非洲带去福祉,有了盈利就应当对贫穷的当地有所回馈,而不要一心图利,赢得骂名。当然,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标签: 非洲电影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