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众论]北欧白雪非洲心——影片《走出非洲》观后感

迈克剧情网 25 0

[《走出非洲》(Out of Africa)是丹麦女作家嘉璐毕列森的处女作,小说根据她在非洲的回忆写成。影片《走出非洲》即改编自这部自传体小说,赢得1985年奥斯卡最佳电影、最佳导演、最佳剧本、最佳原著、最佳美术指导及最佳音响7项殊荣。]

  “I had a farm in Africa”,随着老妇人低沉沙哑的嗓音,广阔的非洲大陆徐徐在我们眼前展开。那是1914年。Merial Streep饰演的嘉璐从丹麦远途来到非洲,与男爵成婚,并并雄心勃勃地开始经营咖啡园。由于风流成性的丈夫经常盘桓在外,经日不归,她便开始亲手打点农场。大片大片黑色的土地上,长出了繁茂的、绿色的咖啡树。褐色的咖啡豆,满溢着醉人的芬芳,哗啦哗啦流入仓库。

  影片开始时的非洲大陆,是从一位殖民者的角度来描述的:生机勃勃的大草原,充满了野性;对于座钟感到新鲜、好奇而围观的黑人孩童;腿受伤而不愿去医院治疗的少年;身形干瘦矮小、却拥有至高权威、不愿族人学习英语的老族长,还有那威胁生命的狮子、野牛,奔跑的羚羊和长颈鹿……所有的这些描述,都体现出一个边缘的、蛮荒的、未经开化的非洲。唯一具有现代气息的,是那一条笔直、霸道地伸入草原腹地的黑色铁路。

  嘉璐在这里遇到了热爱非洲的白人猎手罗拔烈福,后者为她在烛下随意编织的故事而深深入迷。由于丈夫感染了梅毒,嘉璐被迫回国治病。当她从丹麦返回非洲,我们看到影片的视角发生了微妙的、逐渐的改变。这位潜意识中曾经拥有殖民者情结、满口“我的农场”、“我的咖啡园”的女人在罗拔烈福的带领之下,开始从全新的角度来看待这片生机勃勃的土地以及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黑人。如果说与罗的野营是对非洲大陆的近观,那么更壮美、更激动人心的无疑是罗驾着飞机带她从天空对这片土地的俯瞰: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原上奔跑的野牛群,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沙漠,仿如碧玉的湖泊,以及湖泊上空一齐振翅的飞鸟,它们的翅膀洁白犹如百合花瓣。跟随着摄像机镜头的切换,我们的视角也忽高忽低,忽远忽近,感受着非洲大陆的强劲心跳,那种野性的、自然的脉搏。想是谁也会象嘉璐那样,深深地爱上了这片热土吧!

  随着嘉璐与罗灵魂的逐渐靠近,她对非洲的情感也在不知不觉地改变。经过努力,她帮助肯尼雅人建立了小学校。在影片的结尾,她选择与丈夫离婚之后不久,她的咖啡园被一场烈火吞噬,四年的辛劳以及所有收获都付之一炬。然而,这位坚强的女人并没有哭泣。相反,她恳求白人总督给肯尼雅人一块土地,以建立他们自己的家园。因为她的勇敢,一向排斥女人参加的绅士俱乐部在她离去之前邀她“喝杯威士忌”,以示对她的崇敬。

  正当观众正在暗自揣测她与深爱自由、深爱非洲的罗是否会结合的时候,竟然传来他坠机身亡的噩耗。当前夫告知他罗的死讯,嘉璐的反应是这样的:

  --why do they send you?……how brave you are! (他们为何派你来传口讯?……你真是太勇敢了!”一个女人,需要怎样的气度,才能如此平静地面对自己的一无所有?一句“how brave you are”,可谓是“淡笑强于哭”。事业没有了,爱情也没有了,嘉璐选择回到了丹麦。从此,非洲大陆对于嘉璐的意义不再只是一片美丽的热土,而是灵魂的寄托,因为这里还安葬着她最爱的人。当她回国之后,她的朋友写信告诉她,“罗的墓旁总有狮子在盘桓,也许因为从平台上可以俯瞰猎物。”我想,狮子也许是非洲大陆的象征,而作为白人男士中唯一真正亲近、并尊敬这片土地的罗,死后得以有雄狮常伴左右,一定会很欣慰吧。嘉璐显然也是深知这一点的:“我想罗一定会高兴的。”

  Merial Streep在片中出神入化的演绎令人想起北欧雪山顶上的皑皑白雪,理性、含蓄、内敛。而非洲大陆则给予了她熊熊燃烧的灵魂,以及热烈的心。她爱上了白人猎手的同时,也爱上了这片黑色土地。精致的配乐、美丽的画面、缠绵的爱情背后,我们看到的是看到欧洲文明和非洲文明的碰撞和融合,看到一种文化对另一种文化由远及近的逐渐理解,虽然这只是一条隐藏的主线。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走出非洲》并不仅仅是一个爱情故事,而是一部富有深意的影片。它刚柔相济、它不动声色地讲述的故事使得我们一次次热血沸腾。

  赛琪

  《大话西游之北美篇》

标签: 非洲电影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