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中国电影海外最受欢迎?这个《报告》告诉你

迈克剧情网 30 0

澎湃新闻记者 王诤

10月17日,《中国电影海外网络传播力报告(2018-2020)》(以下简称为《报告》)在北京中国中国电影博物馆发布。该《报告》由中国电影博物馆和北京师范大学新媒体传播研究中心共同研究并撰写。

哪些中国电影海外最受欢迎?这个《报告》告诉你  第1张

《中国电影海外网络传播力报告(2018-2020)》截图

文艺片导演出现频次高 《八佰》去年海外网络传播力居首

在信息技术飞速发展的当下,社交网络的兴起和新媒体技术的应用不断作用于用户的观影和消费习惯,信息技术对内容的生产、发行和接受行为也不断产生着作用。后疫情时代,互联网平台是最为重要的文化传播渠道之一。

从内部环境来看,中国电影作品市场存量巨大,优秀作品不断出现,内容输出端具备待挖掘潜力;从外部环境来看,一方面,政策支持中国影业加强与国际影视机构合作,强化海外发行、参与院线放映等全产链环节;另一方面,共处于东亚文化圈的日本与韩国电影,也在文化多元和价值观塑造等方面各具优势,是探索我国电影海外传播力的重要参照对象。

基于以上背景,中国电影博物馆和北京师范大学新媒体传播研究中心对2018年、2019年、2020年上映的中国电影进行了选取,综合了电影的年度票房排名情况与获奖情况,共选取了185部中国电影作为研究对象,并选取2018-2020年日本与韩国本土的高票房电影作为参照对象,共计12部。

哪些中国电影海外最受欢迎?这个《报告》告诉你  第2张

主要选取Google News、Twitter、YouTube、TikTok、IMDb五个海外媒体平台

主要选取Google News、Twitter、YouTube、TikTok、IMDb五个海外媒体平台传播情况作为中国电影海外网络传播力的考察维度,并将研究过程和结论生成《中国电影海外网络传播力报告(2018-2020)》。《报告》显示:

2018年海外网络传播力综合指数排名前10的中国电影依次是:《悲伤逆流成河》《红海行动》《江湖儿女》《叶问外传:张天志》《我不是药神》《捉妖记2》《后来的我们》《狄仁杰之四大天王》《西游记女儿国》《地球最后的夜晚》。

2019年海外网络传播力综合指数排名前10的中国电影依次是:《哪吒之魔童降世》《叶问4》《雪人奇缘》《流浪地球》《罗小黑战记》《一吻定情》《最好的我们》《少年的你》《扫毒2:天地对决》《中国机长》。

2020年海外网络传播力综合指数排名前10的中国电影依次是:《八佰》《姜子牙》《飞奔去月球》《月半爱丽丝》《动物特工局》《拆弹专家2》《我和我的家乡》《送你一朵小红花》《赤狐书生》《急先锋》。

哪些中国电影海外最受欢迎?这个《报告》告诉你  第3张

2018年-2020年Twitter平台海外网络传播力最高中国电影分别为:《后来的我们》《最好的我们》《八佰》

2020年高票房电影《八佰》《我和我的家乡》《姜子牙》海外网络传播力表现较好。《报告》数据显示,对比中、日、韩三国高票房电影的海外网络传播力,其中2018年、2019年的中国高票房电影在整体上弱于日韩高票房电影,而在2020年,中国电影在全球票房情况中表现突出,以《八佰》《我和我的家乡》为代表的2020年高票房中国电影受到更多海外媒体的关注;同时,2019年的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我和我的祖国》为2020年的电影《姜子牙》《我和我的家乡》积累了观众基础,使2020年票房最高的三部中国电影的海外网络传播力超过韩国电影《从邪恶中拯救我》及日本电影《我是大哥大剧场版》,在三国高票房电影海外网络传播力比较中上升至中等水平。

中国新主流电影的海外网络传播有较大提升空间。《报告》发现,从海外网络传播力指数来看,以《红海行动》《八佰》这两部高成本、大场面为代表的新主流电影在海外传播情况较好。其中,2018年上映电影《红海行动》海外网络传播力指数排名年度第二;2020年上映电影《八佰》海外网络传播力指数排名年度第一。《红海行动》与《八佰》两部电影的成功证明了新主流电影在海外网络中的传播潜力,但这两部电影之外的中国新主流电影海外网络传播具有较大提升空间,例如,《我和我的祖国》《夺冠》等影片,在Twitter、YouTube、TikTok平台的信息较少,而《奋斗时代》《解放·终局营救》《古田军号》《半条棉被》等影片则缺少海外媒体的新闻报道。

《报告》还显示:中国电影英文报道多由专注电影新闻的海外媒体及国内媒体海外版发布,受国外综合性主流媒体关注度不高。这些媒体主要关注中国电影的票房情况及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奖、提名情况,对电影剧情有较为简短的介绍。毕赣、王小帅、贾樟柯三位文艺片导演的姓名被海外网友多次提及,是所有Twitter推文中出现频次最高的中国导演。TikTok平台中高热度中国电影短视频多由亚裔用户发布。IMDb平台部分中国电影缺失关键信息,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中国电影海外网络传播效果。

哪些中国电影海外最受欢迎?这个《报告》告诉你  第4张

毕赣、王小帅、贾樟柯三位导演在Twitter平台关注较高

《报告》最后提出对策与建议:首先落实疫情防控,鼓励新主流电影创作,形成海内外共振效应;第二,重视电影海外网络传播阵地,积极发挥社交媒体传播功能;第三,进一步挖掘中国文化特色,推动共同价值题材电影走向国际;最后,提升传播主动性,加强突破圈层的传播,“比如说参加电影节、电影展,进入这种年末清单,推荐片单,可以极大增加曝光度,在提升创作水平的基础上,积极提高我们的传播的主动性,尤其是加大一些短视频平台的传播力度,助力中国电影的突破,打破圈层的突破。” 北京邮电大学数媒学院讲师兰朵参与了此次《报告》的调研和撰写。现场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相较于2018、2019年,2020年高票房中国电影更受海外网友关注,“这其中,我国积极落实防疫政策,保证电影产业有序恢复,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另据悉,此项研究将持续下去,相关成果也将陆续公开出版。

海外传播受众嬗变 研究切面时间和空间可以扩大

在研讨环节,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党委书记、研究员方增泉首先发言。他认为我们原来讲中国电影传播的时候,基本局限于国内的传播,“未来的发展方向,要优化中国电影全球传播的新格局——不仅是国内的传播,还有国际的传播渠道要利用起来。目前传播渠道更多是利用网络传播,实际上我们在国际社交媒体可以对电影前期策划、宣发,后来的话题讨论都可以用社交媒体实现广泛的传播。渠道平台是非常广阔的。”

方增泉举例说,2015年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票房非常高,“我们把电影叙事结构做过分析,发现它的叙事结构和张力非常强,从开始就要制造悬念,这个梦想能不能实现?通过千回百折的努力实现了目标,张力最后才得到释放。最近看《长津湖》,场景非常大,叙事结构还可以进一步优化。故事如果更有张力,传播效果会更加好。另外,电影产品形态也应多样化和多元化,包括动漫产品的开发,还有VR电影等,其实都是全产业链电影生产的应有之义。”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中国电影评论学会副会长钟大丰在发言中提出,电影本身是影像性、比较直观的传播,“按说它更容易跨越语言文化障碍,能有更大的影响力。但它又和商业市场等各个方面有特别紧密的联系,受到很多方面的影响,有时候它不是创作者,或者发行商的意愿能够完全左右。过去我们也有一些定量分析研究,更多集中在票房层面,这只是电影的一个形态,而网络的反映,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这个时代对于电影的观摩和影响。”

钟大丰肯定了定量分析的研究价值,“我记得刚开始从国外学习引进的时候,老师就跟我们说,定量分析看起来很浅,看似只是一英尺深,一英里深,但它恰恰可以暴露一些被我们主观所遮蔽的东西,被遗忘的东西。比如2018年海外传播力居首的《悲伤逆流成河》,在国内卖得很一般,网上反映也很一般,为什么它在海外有影响力?这恰恰给我们提供了一些新的思考。”

钟大丰回忆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些表现现实生活的优秀国产影片在国外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我们那个时候跟海外一些中国电影学者也会有争鸣,那时候他们对中国的关注,更多是把中国当成一个参照性,反思性的对象,给他们提供一个文化观照。但我们今天会看到中国电影在海外的关注度和影响力,其实不仅表明中国本身的发展,也表明这中国电影所进行的文化传播开始从少数的关注文化多样性的知识分子人群向普通民众转化。同时,网络传播的具体受众并不一定就是我们所期望的受众,它带有很强的自由选择特征。”

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电影文化研究部主任、研究员左衡在发言中认为,《报告》所采用的研究方法,包括选择的切面聚焦都是非常好的。他继而提出此次《报告》研究重点放在英文媒介上面,“但我们也知道,这两年海外用华语来传播的形式,其实也是很值得关注的。如果在今天的切面之上,再加上(海外华语传播)的切面,会得更大的参照系。”

左衡在发言中还提出中国电影海外网络传播,尤其是在第三世界国家可能具有不同的景象。“有一年我在瑞典碰到一个朋友,他在非洲放一些中国电影,就在部落里面放。他提供了一个信息,当时给我很大的刺激,这些部落现在还在看一些中国香港的,甚至李小龙时代的影片。这些传播情况,如果按照英文互联网的方式是完全没法感受到的。所以如果我们研究的时间段和空间扩得更大,比如去第三世界国家多做一些这样的工作,可能会在未来世界电影格局中占得先手。”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张亮亮

标签: 非洲电影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