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巴斯——何处是我朋友的家

迈克剧情网 18 0

  其实,我原本打算写一篇关于阿巴斯.库亚斯塔米“村庄三部曲”(《何处是我朋友的家》、《生活在继续》、《橄榄树下的情人》)的文章的。之所以单独把《何处是我朋友的家》拿出来作为单独的观后感来写,是因为直到看到最后一个镜头的时候心里始终有着强烈的震动。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where is the friend’s home?)又名《踏破铁鞋无觅处》,是伊朗著名导演阿巴斯.库亚斯塔米于1987年拍摄的一部以描写儿童为体裁的影片。影片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山村小学二年纪的小学生阿默无意之中拿错了同桌纳马扎德的练习簿。严厉的老师要求同学们将家庭作业写在作业本上,而纳马扎德已经有三次没有将作业写在作业本上了,这次再犯他将被受到赶出学校的严厉惩罚。为了不让受罚,阿默于是决定翻山越岭到邻村去寻找小伙伴的家,将练习本还给他。围绕着这个题材,阿巴斯针对儿童的心理展开了拍摄,并且在影片中反映着伊朗这个国家尤其是村庄生活中的一些叫人深思的社会现象。

  阿默以不让小伙伴受罚为出发点去寻找,这其实反映了儿童纯真善良的心理,而在阿巴斯手下,却遇到了种种麻烦。阿默先是被母亲怀疑为了出去玩而拒绝了他出去寻找的要求,阿默无奈之下只得偷偷溜出家。在路上阿默被爷爷发现,被爷爷故意刁难叫去帮他找烟。在寻找的过程中,临村的人对这个孩子尽是冷漠的态度,不愿意更多的告诉他纳马扎德的地址。只有最后年迈的铁匠老大爷愿意带着这个孩子去寻找。在大家以为阿默终于大功告成找到了纳马扎德的家时,阿巴斯却又给了一个意外的结局——这只是另一个纳马扎德的家。

  其实种种磨难并非仅是导演故意给故事增添的情节,阿巴斯非常高明的在电影中穿插描写了伊朗社会各样的矛盾和现状。比如在剧中牵引出来铁匠和爷爷的对话,木窗匠在带着小主人翁找寻纳马扎德家途中与阿默的对话,这些都是展现了伊朗社会发生变革后人民生活及观点上发生的剧烈的变化。爷爷训斥阿默时所说的他的过去已经完全无法再实施在现在的儿童身上了,他们那时的观念在当今的社会早已被淘汰掉。两个老人的互问互答让观众无形之间突然明白了阿巴斯的用意。这就是一个大师级导演的高深之处。在看似简单的剧情却穿插着小小的激荡,即让故事变得栩栩如生,也隐藏着生活的道理。

  阿巴斯是一个善于捕捉细节的人。这些不仅仅体现在如:用摔跤后沾了泥巴的裤子作为寻找的一个线索等等小细节的把握。他更擅长在一些大的情节上让细心的观众去感受真实的感情。比如在阿默寻找小伙伴的路程里一路急跑,他与母亲、爷爷和村里人对话时眼神的焦虑等,大人之间的对话,这是从一个孩子眼里看到的成人世界。从这些我们完全可以感觉到阿巴斯镜头之下儿童天性的善良、纯真。

  阿巴斯也是一个很出其不意的导演。阿默没有征得母亲同意偷偷溜出门又很晚回到家也没有帮爸爸买面包,这是观众会想,他一定要被家人骂了。可是导演并不去理会这些与表达剧中人物思想、主题无关的情节。他安排的严厉的父母为孩子准备晚餐,安排在大风中母亲自己收拾衣服(这本应该是阿默的活),他或许是在暗示着什么。在经过长时期社会变革及沉重的制度后,这是不是一个春天到来的时刻?

  当然阿默并没有找到纳马扎德的家,他为了不让小伙伴被罚帮纳马扎德完成了他的作业。这时观众也许又要想,严格的老师发现两本作业是一模一样时会怎样?阿巴斯没有让老师发脾气,他甚至故意让孩子将两本作业本弄错让老师一起批改。在经过了这么多困难和让观众提心吊胆后,得到的是一个温暖的结局:老师点头夸赞——好孩子!这个赞扬究竟是给予哪个孩子的呢?我想看电影的人早已在心里微笑了。

  最近一段时间阿巴斯因为接受了联合国的邀请拍摄儿童体裁的影片《ABC在非洲》而在影坛广受重视,其实他早已在多年前便以一部记录性影片《特写》出名。他的电影因为受到伊朗社会形式的限制几乎都是以拍写儿童为主。而他对生活的深切感悟,以及独特的拍摄手法都造就了阿巴斯自己的创作风格。比如运用纪录形式去捕捉生活的原初状态(《特写》),偏爱表现儿童题材,拒绝使用职业演员等等,这些都是他电影风格的完全体现。他的电影也是极具伊朗风格的,以乡村生活为主题展现人物的性格,土地、树木、房屋、人物衣着、神情对话……无一不是带着浓烈的伊朗本土气息。这也是他与其他伊朗导演的最大区别和最值得的看处。

  回到影片《何处是我朋友的家》,在写在这篇文字最后当然不得不提到影片结局处那朵藏在作业本里的小花,是木窗匠爷爷在池子边洗手时摘下夹在阿默课本的。阿巴斯让它在电影结尾大大的呈现在观众面前,意味深长!

标签: 非洲电影观后感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