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卢旺达饭店》从胡图族与图西族电影来写一个民族问题的观后感

迈克剧情网 29 0

一 政权合法性的思考

在比利时人的扶持下,图西族当政,然后人数居多的穷人胡图族造反,夺得政权,现在图西族又起来造反打内战,一个典型的后殖民主义时代的非洲国家而已。但是这件事情之所以搞得惊天动地,是因为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屠杀竟然发生在这里。

首先自白种人16、17世纪以来的殖民统治,无形中让非洲被动地建立了一种政治秩序。那么,白种人的走出非洲以后,便是一时间秩序的丧失与权力的真空,以及民族情绪中非理性的蔓延。

影片首先展示了非洲生活恬静和美好,胡图族极端分子的煽动一样,煽动人与人之间的仇恨。这种煽动起初并不奏效,和《卢旺达饭店》中的主角保罗.卢斯赛伯吉纳和他的雇员们一样,当时的人们认为这些完全是无稽之谈,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嘲笑政客们的无聊与狡诈,并且断言他们的煽动注定是徒劳之举。

1994年4月6日,卢旺达胡图族总统因飞机失事而命丧黄泉,空难在卢旺达国内引发了胡图族与图西族两族的互相猜疑,被胡图族种族主义者控制的电台煽动胡图族人铲除图西族人。极端分子所控制的报纸电台等媒体不但鼓吹暴力还煽动仇恨外国人。当卢国总统的座机被击落时,这些媒体渲染是图西族人串通西方人干的。当驻在卢国的比利时军队奉联合国之命保护卢国总理时,被宣传成帮助图西族人策划屠杀胡图族人,并残忍地杀害了被他们称为侵略军的比利时士兵。其目的是为了不受限制地屠杀,驱赶图西族人,以达到阻止图西族分享政府权力的目的。民族矛盾越演越烈, 1994年4月6日,由胡图族士兵组成的总统卫队杀害了卢旺达女总理和3名部长,在此后的100天里面,阳光明媚的卢旺达共有91万人被屠杀,其中94%是图西族人。

一个政权仅仅依靠暴力就能够维持一种持久稳定的秩序。一种统治能够得以维持,一种制度能够得以延续,还取决于该统治或该制度的权威性,即取决于民众对于该统治或制度一定程度的认可和接受。换句话说,政治统治必须以政治合法性为基础。政治权力的运用必须民众的认可,让民众认为政治行为具有合法性,即:政治必须合法。任何政府的有效统治都离不开合法性的支持。白种人的走出非洲以后,便是一时间秩序的丧失与权力的真空,政府合法性权威随即被民族主义取代而丧失。

二 民族情绪非理性蔓延

人类的全部历史只是一部从兽性到人性、从野蛮到文明的发展史。人的无意识有个体的和非个体(或超个体)的两个层面。前者只到达婴儿最早记忆的程度,是由冲动、愿望、模糊的知觉以及经验组成的无意识;后者则包括婴儿实际开始以前的全部时间,即包括祖先生命的残留,它的内容能在一切人的心中找到,带有普遍性,故称“集体无意识”。集体无意识的内容是原始的,包括本能和原型。它只是一种可能,以一种不明确的记忆形式积淀在人的大脑组织结构之中,在一定条件下能被唤醒、激活。

在电影里我们看到了混乱的景象,有点类似纳粹德国,但最相近的,是我们的文革。到处是情绪失控的群众和民兵。胡图族种族主义者控制的广播电台也为大屠杀的行为煽风助阵,他们叫嚣着“让一切郁积的爆发出来吧……在这样一个时刻,鲜血将滚滚而出”,失控的人群在失控的媒体号召下四处搜寻和杀死图西族人,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在集体愚忠般的狂怒中,也有少数人能够仍然保持清醒与良知,在历史凶险的狂潮中作出自己微弱但却实实在在的抵抗。比如电影的主人公。

从别人那里转过来的,供你参考!

标签: 非洲电影观后感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