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中爱与美的光辉——观大岛渚《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有感

迈克剧情网 19 0

新手,第一次发文,诸位前辈请多关照!

  战争中爱与美的光辉——观大岛渚《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有感

  记得最早是看了电视台放的介绍大岛渚的专题节目,才知道了这部影片。当时的大岛渚还没有拍完《御法度》。介绍到这部影片时,放了些电影片段。一个日本兵对着只露出土的脑袋行礼的画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脑中的反映是日本人实在是太BT了),解说员对影片中人物关系暧昧的介绍更是让我记住了这部电影。直到前两天买到它,我才知道这部电影的全名——《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

  《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是英国和日本在1983年的合拍的电影,根据英国作家劳伦斯(Laurens Van Der Post)的小说《种子与播种者》(Seed and the Sower)改编的,片名也被译做《俘虏》。这是以二次大战为背景,以后方印度尼西亚小岛——爪哇(JAVA)为故事发生地的电影。

  故事发生在1942年,爪哇岛的一个战俘营里。战俘营由年轻英俊的世野井上尉和原上士主持事物。战俘中有个叫劳伦斯的英国军官精通日语,担负着战俘与日军的交流工作,原举止粗鲁、对人凶蛮但十分喜欢和劳伦斯交谈,他们甚至可以算是有了一点友谊。世野井上尉认识了战俘英国陆军军官杰克.沙林斯,立刻被他的风度举止深深吸引。战俘队长当众顶撞世野井,疯狂的世野井要处死这无辜的卤莽战俘,杰克在最后挺身而出,当着所有战俘和日本兵的面拥抱并亲吻了世野井,世野井在极度震撼之下,身体摇摇欲坠。世野井被调离,杰克被活埋在营地的沙坑里,世野井在临走前割下了杰克的一束金发。4年后,日本战败,劳伦斯来到战犯拘留所看望即将赴刑的原,劳伦斯告诉原,世野井被处决前,托自己把杰克的金发带回他日本的家乡。在分手时,原笑着对劳伦斯说:“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

  影片表面看来,日军是支配者。日军俘虏了这些军人,掌握着这些人的生死,把他们关押在战俘营里随便奴役,代表这些支配者的典型人物就是世野井上尉。而俘虏们作为失败方也就是被支配者,代表人物则是被俘的英军上校杰克.沙林斯,他们强者和弱者的角色是在战争背景下一开始就即定好的。而影片中最让人难忘的就是这些强者和弱者精神上的较量。为了加强矛盾冲突,导演在强者和弱者关系上加入了同性恋因素。于是,两个主人公在军事法庭上第一次相见的场面上,代表强者的世野井就被战俘杰克“理想军官”的风度和举止深深的吸引住了。在杰克和劳伦斯被关禁闭这个情节里,当世野井堵住逃跑的杰克时,杰克已经非常的疲惫了,他的体力已经在日军的暴打和救劳伦斯出禁闭室时耗尽。而面对着认真挥刀的世野井,杰克毫不犹豫的扔掉手中的军刀,向世野井微微一笑。杰克的风度又一次成功征服了世野井。在和世野井精神上的斗争中,杰克一直处在上风。在结尾部分也就是影片的高潮中,杰克果断的走出战俘群为无辜处死的人抗争,在众多战犯和日军面前勇敢的表达了自己对世野井的感情——亲吻了这个怒气冲冲的指挥官。这一次杰克的表现彻底击垮了世野井的精神,世野井被吻时脸上交叉着惊诧、难为情又感动的表情把世野井一直压抑在日本传统军人精神之下的对杰克的感情透露无疑。杰克用生命又赢得了这场精神之战的胜利。

  扮演世野井的是日本演员坂本龙一,说坂本是演员应该不对,不过我对日本音乐的了解实在是少得可怜,说不清坂本龙一在日本乐坛所占的地位。我只知道他为电影《末代皇帝》所写的音乐,使他获得过一坐奥斯卡奖,那他在音乐界的地位应该是非常高的吧?只说坂本龙一在这部电影中的表现,我认为实在是非常精彩。(这是坂本龙一的电影处女作,也是他电影音乐处女作)坂本龙一把一个不苟言笑、刚愎自用、暴虐个性的军人形象生动的展现在大家的面前,而感情方面,他把世野井被杰克深深吸引却又忍不住去抗拒的矛盾感情表现的也很好。世野井注视杰克时那种深深沉沉的眼神更是让他表现的淋漓尽致!而另一主角——扮演杰克的大卫.鲍维尔(别怀疑,就是那个David Bowie,英国著名的歌星,《紫醉金迷》说的就是他的年轻时的经历)的表现实在是没有什么让人特别感动的地方。

  然后再说说影片中另一个重要人物——劳伦斯。劳伦斯在影片中担负着俘虏和日军的交流工作,也就是是说,他是影片中起着最关键的作用的人——东西方文化和矛盾的缓冲剂和协调者。于是像:“这就是你们的神,愚蠢的神”“你们醒醒吧,不要再迷信了”“我们是那些自以为正确的人的牺牲品”等等反思战争,反思民族主义的话都从劳伦斯口中传达给了大家。于是劳伦斯变成了只会摇头和咕咕叫的母鸡。太多的说教使这个人物相对平面化一点,带给影片的一些遗憾。

  另外一定要说的就是电影配乐,真是给电影增色不少。几个重要的情节——禁闭所里杰克第一次和世野井的对决,杰克当着众人面亲吻世野井,世野井最后一次看杰克,都是伴着这段背景音乐。这段旋律把气氛渲染得更加感人。

  这部电影值得大家去好好琢磨的东西真的很多,是一部值得一看再看的影片,比如说影片中另一个主要人物——原上士的性格表现和他所代表的一部分军人形象(原上士由北野武扮演,这也是他的电影处女作);比如说导演在影片中认真的剖析和批判了的日本军人精神;比如说导演津津有味仔细拍摄剖腹自杀和活埋的动机和目的;以及这部影片所表现出的最引人注目、最感人的——战争中爱与美的光辉。

  《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完全版剧情介绍

  1942年的爪哇岛,一个日军战俘收容所建在那里。刚刚清晨,主持战俘所事务的原上士粗暴的叫醒了一个战俘,战俘用日语嘟嘟囔囔回答了原上士问题,和原上士走出了草棚。这个战俘是个高大的英国人——劳伦斯,虽然不是俘虏队长,但由于精通日语,肩负起战俘和看押日军的交流工作。

  原上士急急忙忙的带着劳伦斯走到营地边缘。在那里,一队士兵正把守着两个被捆绑着扔在地上的人,一个是盟军战俘琼斯,一个却是日军。原上士告诉劳伦斯,发生了一件十分丢脸的事,他要处理掉,请劳伦斯当见证人。原来是日军中负责守卫工作的韩国警卫兵强暴了他所看守的战俘。原上士许诺这个警卫,当着劳伦斯的面再表演一遍就同意他剖腹自杀。并且,原告诉劳伦斯,没见过剖腹,就不能自称日本通。劳伦斯看不下去这种行为,高声的喊叫,引来了战俘营的真正主持——世野井上尉。

  世野井阻止了正在进行的剖腹,问原上士原因,原上士告诉他,让这个警卫兵自杀是因为可怜他出身贫寒,偷偷的自杀的话,他们可以给他另报死因,他的家人就能得到一点抚恤金。世野井命令原等他从巴答维亚的军事法庭回来再处理这件事。

  到了巴答维亚的军事法庭,日军高层告诉世野井,这次审判十分重要,而被告是个十分顽固的人。法庭上,世野井见到了这个犯人,英国军官杰克.沙林斯。一见面,杰克就给世野井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坐在庭长边的世野井在审判的开始,就长时间的注视着杰克。杰克用巧妙的语言回击了日军无理的审判,并指出这连辩护律师都没有的审判,本身就是荒谬的。世野井用流利的英语问了杰克很多问题,导出对杰克有利的证据,认为杰克不应被杀而应作为战犯关押在战俘营里。世野井的结论使得日军的判决推迟进行。

  镜头再转,杰克被带出了监牢,日军头目把他暴打一顿后拖进了一间仓库,告诉他一切罪名成立,他会被立即执行死刑。杰克拒绝带上蒙眼布,最后也要直面枪口。枪声响起,杰克却没有被打中。一直在暗处观看着一切的世野井向杰克走去。

  世野井把杰克押送回了战俘收容所,知道劳伦斯认识杰克后,世野井不禁向劳伦斯问到:“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而对劳伦斯的问题:“你为什么对他那么感兴趣?”,世野井避而不答。

  战俘营中,世野井要在战俘中找军火专家,战俘队长毫无技巧的顶撞了世野井,战俘队长和世野井的关系俞加恶劣。

  杰克的伤很重,世野井嘱咐下属要好好为他治疗他,甚至要派日军的军医为杰克治病。世野井也拜托劳伦斯好好照顾杰克,劳伦斯跟着杰克住进了战俘营里的破病房。夜里,原上士偷偷到病房找劳伦斯聊天,原上士是典型的日本军人,他一方面尊重劳伦斯丰富的知识,另一方面又对劳伦斯安于战俘的身份表示不解和不齿,在他看来,日本军人决不会做战俘,自杀要更加光荣。而劳伦斯告诉他,在英国军人眼里,自杀才是懦弱的行为,他们更想要战斗。正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劳伦斯和原上士慌忙躲进暗处。原来是世野井,他在深夜只带了一个士兵来看杰克。在士兵手电的照射下,杰克睡的很不安稳,世野井深深的注视着杰克汗津津的病容,又一次嘱咐照顾杰克的战俘,一定要快点治好他。阴影里,看着世野井的反常举动,劳伦斯和原上士不解的相互对望。

  世野井决定要惩罚那个强暴了战俘的看守,他要战俘的们都来参观这场惩罚。还嘱咐劳伦斯一定要带杰克来看。但世野井失望了,劳伦斯以杰克身上的伤为由,没有让杰克来。日本人残忍的剖腹场面使得受害人琼斯的神经大受刺激。行刑人一直逼迫着已经剖腹的看守自己抬起头来接受最后致命的砍头,场面十分的血腥残忍。最后的一刀砍下了看守的脑袋,也使琼斯神经彻底崩溃,可怜的琼斯咬掉了自己的舌头,也窒息而死了。

  战俘们十分愤怒,他们抬着琼斯要离开,而世野井认为战俘们没有听从自己命令,他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公正的,为了强调这一点,他要所有的战俘在48小时内不许吃喝,不许走出牢房。杰克是唯一违抗命令的人,他偷跑出病房采了一篮花回来发给病房里的人,以纪念死去的琼斯,还在花下偷偷的藏了食物带给这群饥饿的病人。

  大家歌声引来了日军,他们搜索了病房,发现了纪念琼斯的花和没有吃完的食物,日本人疯狂了,在战俘营里他们才拥有绝对的权利,而现在这些俘虏居然不把他们的命令当作一回事。他们狠狠的揍了杰克一顿。紧接着他们在病房里还搜到了一个改装的收音机。暴怒的世野井直面杰克,杰克轻视挑衅的眼神更加激怒了他,他把杰克和劳伦斯都关了禁闭。

  一个士兵在夜色中匆匆的走向牢房,看守立刻盘问他要干什么,那名士兵说受了世野井之命来的,要看守把钥匙给自己。看守奇怪的问,上尉为什么不自己来?士兵很诧异,问到:世野井上尉经常来?看守告诉他,自从杰克被关进来,世野井每晚都来这里。这时看守警惕起来,他发现这个士兵根本不是受世野井之命来这里的。不等他反应过来,士兵果断的一刀刺死了他,拿到了禁闭舍的钥匙。

  士兵蹑手蹑脚的打开关押杰克的牢门,发现杰克正躺在一块地毯上睡觉,他举刀刺向杰克,不料杰克一翻身,用地毯裹住刀子,漂亮的两拳,把这个想要暗杀他的士兵打昏在地。

  杰克抱着毯子慌忙从牢中跑出,在另一间牢房里找到了被打得恹恹一息的劳伦斯,他拖着劳伦斯,想逃出牢房。没走两步他们就碰到了赶来的世野井,杰克放下劳伦斯,笑着对世野井说:“我知道,你是来要回你的毯子的”。说着杰克把军刀也扔在了地上。看着并不准备上前抗挣的杰克,世野井迷惑的问他:“为什么你不和我打,如果你打败我,你就自由了!”杰克对着他微微一笑,没有回答。跟着赶上来的原上士把枪口对准了杰克,世野井却默默的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枪口之前。这也是两个人在影片中第一次的对决。

  世野井找到暗杀杰克的士兵,士兵告诉世野井,他就是想杀掉杰克,因为杰克是魔鬼,他会毁掉世野井的灵魂,士兵说完,剖腹自杀了。

  大厅被布置成灵堂,原上士在牌位前喃喃的念着经文,劳伦斯被带到世野井对面。劳伦斯的身体虚弱不堪,但在世野井面前,他还是很礼貌的坐了正座。世野井告诉劳伦斯,昨晚他的士兵死了,是自杀的,没有抚恤金。所以,原上士建议,说士兵因为事故而死的,而劳伦斯,就是这个事故,另外收音机事件也算到了劳伦斯头上。劳伦斯再也维持不住面上虚伪的礼仪,他愤怒的一跃而起,斥责世野井的卑鄙,并大声的质问:“如果换成是杰克,你就不会再追究的!”世野井平静的告诉他:“你的朋友让我很失望,你不想在临死前再看看他吗?”劳伦斯疲惫的点了点头。

  日军把劳伦斯放在杰克隔壁的牢房,两个肉体和精神都被折磨的疲惫不堪的男人终于有了片刻的宁静。劳伦斯向杰克谈起了在新加坡沦陷时见过两次面的女人,也问起杰克的罗曼史,杰克的耳边响起了悠扬的童声。“通过白天,通过月光,通过夜晚,在远处有火在烧,在等一个迟迟不回家的人……”

  镜头转到战前的英国乡村,杰克有个可爱的弟弟,他有一副美妙的歌喉,他甚至自己创作了一首动听的歌。在做礼拜时,杰克和弟弟嘲笑了身后唱歌走调的孩子们,这些孩子在半路埋伏好准备报复。杰克让弟弟趁机跑回家,自己留下来对付这群孩子,弟弟带着牧师赶过来救了被打得鼻青脸肿的杰克,可杰克却只埋怨弟弟没有听自己话直接回家。杰克的话伤了弟弟的心晚上弟弟一直在哭泣,绝望的说:“连你都讨厌我了。”一转眼,弟弟也上了杰克的学校,但杰克并不真心欢迎弟弟,原来弟弟的背部天生畸形,隆起很大一块。杰克感得到弟弟十分的依恋自己,但他与弟弟在一起时又害怕别人看他们时的有色眼光。即使他看到弟弟焦急的等在教室门口,一遍遍的张望,他还是借各种理由留在教室里,避免和弟弟在一起。直到有一次,很多很多孩子一起围攻弟弟,他们把他推到下水道边,对他大唱着你是废物,你是没用的东西!他们逼着他承认自己什么都不会,直到有人起哄说他会唱歌,大家就开始逼他唱歌,弟弟非常勇敢的唱起那段自编的歌曲,一曲终了还是不能打动这些孩子的心,他们残忍的脱下他的衣服,把他扔进水沟里嘲笑他背上的残疾,弟弟绝望的大喊着杰克的名字喊救命,而杰克却卑鄙的在角落里旁观。这一切结束,杰克装做什么也没发生过,问弟弟在学校过的怎么样,弟弟说:“难道你没看到发生的一切吗?”杰克昧着良心撒谎说一直在实验室中……

  回忆结束了,杰克告诉劳伦斯,弟弟从那次之后再也没唱过歌。对弟弟的亏欠,让他受一辈子良心的谴责。他多想在见见弟弟,可却没有机会。

  圣诞节来临了,日军的到来打破了这监牢里最后的宁静,让劳伦斯诧异的是日军不但带走了劳伦斯,也带走了杰克,当他们以为要奔赴刑场时,却发现日军把他们带到了指挥官的房间。

  在那里,他们看到喝得醉熏熏的原上士,原上士却对着他们说:“Merry Christmas!Merry Christmas!”并找来战俘队长再宣布了一次,释放他们两个人,让战俘队长领着他们回了营地。

  翌日早晨,世野井严肃的出现在屋子里,让士兵们把原上士,劳伦斯和战俘队长都找来,原上士向他承认人都是他放的,因为昨天他审问了一个中国战俘,他承认收音机是他带进来的,他已经处理掉这件事了,这样就可以放劳伦斯回家了。昨天没打招呼就放人是因为自己喝醉了。原上士的回答合情合理,让世野井挑不出毛病。事情可以就这样结束了,可俘虏队长又不和适宜的说起世野井想让杰克取代他做队长这件事,劳伦斯阻止他说也已经来不及了,这使世野井无处发的火气又找到了发泄的机会,他马上又提起在战俘里面找军火专家的事,战俘队长还是强硬的告诉他,没有!世野井恶狠狠的告诉队长,5分钟后所有的战俘都要在操场集合。

  战俘了迅速的集合到一起。看着看守们抬出的重型武器,杰克不禁担心起来。阳光下,世野井的战车飞驰而来。世野井走下战车,年轻的脸庞上有着军人刚毅的棱角,大大的双眼皮,漆黑的眼睛一样闪烁着坚定刚毅的光芒,长长的睫毛在下眼皮上投下小片的阴影,望着他的杰克禁不住的自语:“他真美!”

  世野井环视着集合在操场上的战俘,怒气冲冲的叫来战俘队长,他质问战俘队长,为什么没有让所有战俘都集合在一起。队长十分笃定的告诉世野井,他是把所有人都集合起来了。世野井疯狂吵嚷着:“没有,病房里的伤兵还没有出来呢,我要的是全体集合,全体!”世野井的口气没有一丝一毫可以商量的余地,负责照顾伤兵的俘虏们只得叫所有伤兵都走到操场上。

  所有人都注视着这支缓慢前行的队伍,伤兵们个个都骨瘦如柴,伤口和断肢上胡乱包裹着肮脏的纱布,有些伤兵已经站都站不住了,相互扶持着一步步走向毒阳暴晒下的操场。

  世野井的怒气并没有消除,他认为所有的伤兵都是在假装生病,要所有的伤兵都站起来,一名恹恹一息伤兵在他疯狂的喊嚷声中站了起来,但马上这个伤兵就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倒在了土地上。

  所有的战俘都愤怒了,他们满腔愤慨盯着世野井。而世野井看到自己的命令已经引起众怒,强压下心中的怒气,转过身,准备离开。这时,战俘队长不和适宜的指着躺在地上的士兵,满脸愤慨的说:“他死了。”

  战俘队长又一次的把世野井强压下的怒火引了出来,疯狂的世野井再一次问战俘队长军火专家的名单,卤莽的战俘队长依然告诉他:“没有!”世野井的怒火终于找到了发泄渠道,他马上宣布战俘队长的死刑,并且要立即执行。面对着队长,世野井抽出了军刀。

  这时,杰克的从战俘中站出来,笔直的走向世野井,他平静的理了理身上破旧的军衣,带正军帽,从容的面对着世野井的军刀,用身体挡住了战俘队长。世野井正在怒气爆发的边缘,他大声的命令杰克走开,杰克像是没有听见一样 ,毅然的挡在世野井面前。暴怒的世野井用尽力气把杰克推翻在地。杰克爬起身来,走到世野井面前,当着全体俘虏和日本兵的面,用力的把世野井拥入怀中,在惊呆了的世野井面颊上印下了两个吻。世野井在这极度的震撼之下,身体摇摇欲坠。他颤抖的再一次举起军刀,但面对着杰克却怎么也挥不下这一刀。终于,世野井颤抖着颓然倒在了地上!日本兵们慌忙上前疯狂的围打了杰克,把他拖到了操场中央。

  战俘收容所里换了新的主事军官,他当着战俘的面,把杰克埋进了沙坑,并告诉所有人:“我不会像世野井那样脆弱。”杰克被活埋了,只剩头留在地面上,一时还不会死去。日军用铁丝网搁出了那块沙坑。

  黄昏,战俘们唱起歌。意识模糊的杰克也在口中喃喃的跟着唱,恍惚中,杰克回到了美丽的家门前,他看到了幼时的弟弟,他求得了弟弟原谅,正在浇花的弟弟告诉他,他正浇灌的这种花每五年会开放一次。杰克告诉弟弟,在下次开花之前,他一定回家,这是他的承诺。

  夜间,露在沙地外面的杰克的脸已经成了酱紫色,曾经闪光的金发现在像干草似的杂乱不堪,偶尔的一两次眨眼是他还活着的唯一信息。世野井身着整齐的军服来到了沙地,他遣退了看守,轻步的走到杰克的脑后。用刀子割下杰克的一束头发,包好后收进了衣袋。然后,他又轻步的绕到杰克面前,郑重的向着杰克敬了一个军礼。然后世野井快步的离开了沙地。镜头里,杰克终于完全闭上了眼睛,一只白色的飞蛾在他的脸上攀爬。

  故事跳到4年以后,1946年的爪哇被英军夺回。已经回到部队的劳伦斯在监狱中见到了作为战犯的原上士。这时的原上士,已经学会了用英语和他交谈。两人像老朋友一样坐到了一起,原从劳伦斯口中证实了自己将在第二天一早被执行死刑,原态度平静的接受了。劳伦斯问原还记不记得杰克,原告诉劳伦斯,自己昨天还梦到他。他们又共同想起了世野井,劳伦斯告诉原,世野井给了他一束杰克的头发,托他带回自己带回日本,供奉在家乡的神社里。世野井在战后就被处死了。想起世野井的结局,劳伦斯和原都很难过,劳伦斯对原说:“现在就好象是杰克的死在世野井心里种下了一粒种子,而我们都分享了种子的成长。”原和劳伦斯都想起了四年前的圣诞节。劳伦斯最后向原道别,原再一次的笑着对劳伦斯说:“Merry christmas,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 。”

标签: 战争电影介绍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