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荐书|“非洲文学最佳入门指南”《非洲短篇小说选集》绝版多年终归来

迈克剧情网 16 0

2021年,世界重要文学、图书奖项,如诺贝尔文学奖、布克奖、美国国家图书奖、龚古尔奖,不约而同都颁给了非裔作家。但在这股“非洲热”之下,对于非洲文学,绝大多数中国读者依然感到陌生。非洲文学距离我们有多远?这个距离是地理层面上的,还是心灵意义上的,或是两者兼有?有本书或许能提供答案。近日,在简体中文世界里首度引进2021年诺奖得主古尔纳作品、被称为“非洲文学最佳入门指南”的《非洲短篇小说选集》绝版多年,终于重版归来,由译林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紫牛荐书|“非洲文学最佳入门指南”《非洲短篇小说选集》绝版多年终归来  第1张

他们以文学为方法,述说流动中的非洲:过去与现在、存在与未来

《非洲短篇小说选集》是非洲当代文学的谱系图,甄选列编的都是现当代文学作品,并由此呈现非洲历史的凝聚与离散。千年以来,在非洲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民族的、地域的、族群的、文化的力量一直在碰撞交融。20世纪60年代之前,世界上大多数读者所阅读到的非洲,大多是西方作家笔下的非洲形象,如英国作家约瑟夫·康拉德的小说《黑暗之心》。被誉为“非洲文学之父”的尼日利亚作家阿契贝提倡“非洲人自己书写非洲人的故事”,向世界传播非洲文化。《非洲短篇小说选集》便践行了这一原则,让我们看到,非洲的人们以怎样的方式生活,又如何看待自身的存在与未来。

本书的作者,囊括了来自16个国家的38位作家,包括钦努阿·阿契贝(“非洲现代文学之父”)、阿卜杜勒-拉扎克·古尔纳(202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纳丁·戈迪默(非洲首位女性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本·奥克瑞(布克奖得主),恩古吉·瓦·提安哥(“阿契贝的继承者”)、米亚·科托(卡蒙斯文学奖得主),阿玛·阿塔·艾杜和M.G.瓦桑吉(英联邦作家奖得主),丹布佐·马雷切拉(《卫报》小说奖得主),阿西娅·杰巴尔(纽斯塔特国际文学奖得主)等。

这些来自不同国家、年代上存在一定差别、背景各异的作者,共同构成了非洲短篇小说最优秀的创作者群体。他们以各色文字描绘出自己心目中的非洲大地上的今昔,合力展现了一个多姿多彩的独特非洲。他们的思维对撞,让我们相信,文学不只是历史的镜像或视窗;它更是媒介,形塑与诠释了我们眼中的非洲,触发我们审视移民、身份、边界等议题。从文学看到的非洲历史,不仅止于政治动荡、世代更替而已。它包含了日常生活的细微刻画,文化记忆的书写,口述传统的遗产,迁徙与重返的思考,民间文学与西方现代文学的交替影响,图腾与禁忌的反复搬演,以及传说、神话、寓言与现实之间永无休止的对话。

简体中文世界首度引进2021年诺奖得主古尔纳作品,绝版多年终归来

20世纪五六十年代,亚非拉文学成为我国外国文学译介的重点之一。在当时专门译介外国文学的期刊《译文》及其改名后的《世界文学》上,对非洲文学有不少译介。外国文学出版社于20世纪80年代出版了一套“非洲文学丛书”,收入了非洲具有代表性的作家作品,如尼日利亚的索因卡、肯尼亚的J.恩古吉、喀麦隆的F.奥约诺、阿尔及利亚的M.玛梅利、塞内加尔的桑戈尔等作家的作品。

改革开放后,中非经贸关系发展迅速,人文交流也日益频繁。作为外国文学的出版重镇,译林出版社注意到,我国的非洲文学译介应该不断更新,呈现出新的气象,及时将一些当代的优秀作家也译介进来。

早在1999年,译林出版社即开始引进非洲文学选题:约翰·库切《耻》,本·奥克瑞《饥饿的路》,纳丁·戈迪默《无人伴随我》。2007年时,译林社又引进了尼日利亚女作家奇玛曼达·恩戈兹·阿迪契 《半轮黄日》的版权。2010年,购入了奥克瑞首部短篇集《圣地事件》。2011年7月,引进了《非洲短篇小说选集》的版权(即《非洲短篇小说选》和《当代非洲短篇小说选》),并邀请上海外国语大学副校长、翻译研究院院长查明建教授组建翻译团队,在青年一代译者中进行了遴选,最终确定由张曼、顾悦、郑清斌、叶娟、闻琛共同参与翻译工作。初版于2014年1月出版。

2021年10月,阿卜杜勒-拉扎克·古尔纳荣获诺贝尔文学奖。诺奖消息公布的当晚,有读者“火眼金睛”地发现,只有这本《非洲短篇小说选集》,收录了古尔纳的两篇短作品《博西》和《囚笼》,是古尔纳仅有的中文译本。译林多个平台发文表示庆祝。作为国内第一家译介古尔纳作品的出版社,诺奖授予古尔纳,也是对译林文学眼光的肯定。对此,不少网友留言:“慧眼如炬!”“译林有眼光!”“希望早日读到他的书,译林加油!”二手书市场上,该书甚至炒到千元。为了回馈读者的厚爱与肯定,译林出版社决定立即再版该书,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该书的再版工作,于2022年2月出版。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黄彦文

来源:紫牛新闻

标签: 非洲电影排行榜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